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昊健】小董 (不甜/一发完

刷完押井守的两部《攻壳机动队》瞎几把写的,借了一点设定。

我感觉也不太虐吧,但是肯定不甜,不是实在没东西看就别看了,顶锅盖跑。。。。



以下正文


 

小董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新的世界。

其实严格来说也算不上新,毕竟小董的电子脑里已经预先存储了适配这个世界生活所需要的几乎所有条框,大至原则性的阿西莫夫三定律,小至挤牙膏时最好从底端开始用力,诸如此类,只不过虽然他知道刷牙、牙膏、挤这所有细节的含义,却并不知道末梢终端接触到牙膏时究竟会有怎样的压感和触感。

没有关系,这些数据他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点点收集的。

作为最新款机器人,小董有80年使用年限,除非在这大半个世纪中家用机器人的中枢控制系统再次出现爆发式迭代,否则以他的配置,理论上可以始终支持官方升级直到休眠的那一天。

 

小董的主人是一个男孩子,预置数据告诉他眼前这个人类的五官分布可算的上好看,但是“好看”这个词对小董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

人类和他打招呼:“小董你好,你可以喊我Turbo。”

小董一歪脑袋,再次检索了一遍自己的出厂配置,开口道:“你好,我的眼睛是褐色的?这不常见。”他又看了看Turbo,“你的也是。”

人类点点头:“是的,我们有一样的眼睛。”

机器人似懂非懂地眨眨眼,他对色彩并无喜好,只是资料告诉他当下人类的偏好似乎多是明亮的色彩,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类为何反其道而行之,至于问题的答案,事实上对他来说也没有太多意义。

 

小董是陪伴机器人,他的日常非常简单,陪伴。

Turbo很忙,平时工作到深夜,周末也多加班,小董在家常常无聊,只好自己上网玩,可是网络上的大部分信息都已经牢牢存储在他的电子脑里,于是仍然无聊。

经过一段时间的分析筛选,作为一个全息时代高尖端科技的产物,小董最终选择了一项颇为古早的人类活动作为消遣——看电影,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决定,就检索条目来看,目前已有的库存够他看上10个使用年限。

 

有一天Turbo难得早早下班回家,就看到小董坐在沙发上发呆,神情颇为专注,其实是在看电影,以至于对开关门的动静置若罔闻。

家养机器人疏于迎接,Turbo倒是没有生气,可能想起了什么,人类连拖鞋也不换了,就地靠在门框上静静地看着发呆的机器人也发起呆来。

 

等到小董看完电影已经是一小时以后,他把显示切换到外部,发现Turbo靠在自己身上睡着了。

人类的呼吸缓慢,睫毛偶尔轻轻扑闪,看上去睡得很安稳,机器人扫描了一下他的身体状态,发现确实睡得安稳,几乎是他被激活以来人类数据最好的一次睡眠。

 

Turbo的朋友有时候会来家里玩,都能立刻和小董打成一片,且无一例外通通拜服在小董的厨艺下,不过在所有人中,小董手艺的头号粉丝还是Turbo。

在小董的80年服役期间,他和Turbo最多的互动发生在餐桌上,人类沉迷经小董手诞生的所有料理,而最喜欢的无疑是奶油卷。

机器人没有味觉,他们的烹饪秘籍是精确量化的制作流程,但是每当小董看到Turbo大快朵颐的时候,还是会有点好奇,甜是什么味道?酥软是什么口感?奶油除了卡路里,还能带给人什么?

人类感受到机器人的疑惑,会笑嘻嘻地问他:“想吃?”

机器人摇摇头:“吃不了。”

人类一挑眉,咬下一大口奶油卷,含含糊糊地说:“这是一个应该改进的地方。”

机器人又摇摇头,语气平淡:“我们的感受不重要。”

听到这一句,Turbo愣了一下,突然探身过去分了一口嘴里的奶油卷给他,然后看着眼前人褐色的眼睛,轻声说:“不是这样的,你很重要。”

 

奶油卷也就罢了,至于Turbo的嘴唇,小董的电子脑里找不到任何与之相关的信息,他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甜吧。

 

Turbo搬过一次家,小董帮他一起收拾行李,人类的所有物很少,可能小董是他所有物产中最值钱的一样了。

那天小董找到一个非常稀有的盒子,铁皮做的,电子脑里预置的资料告诉他,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古老的储物工具,以前的人似乎偏爱用它存放重要的物件。

非常不理性的选择,小董暗自评价道,不牢固,密封性也差。

然而资料告诉他,这个选择的动因除了历史遗留,很大程度上还出于一种叫做情怀的东西。

情怀?情怀是什么?

情字又是什么意思?

很多次了,小董一而再再而三地意识到,纵使自己数据库里的信息多如沧海之水,却仍然有很多触不到的角落。

Turbo看到小董捧着盒子显得如释重负,开开心心地说:“你找到他了。”

小董点点头:“是重要的东西吗?”

Turbo笑了:“嗯,一些回忆。”

“回忆?”小董似是而非地低头看向手里的铁皮盒子,“回忆是什么,和我的数据库一样吗?”

人类思考了一下,不置可否地说:“不太一样,但是让你这么一讲,好像也确实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小董一歪头:“我能看看你的回忆吗?”

Turbo爽快地同意了。

人类的铁皮盒子里没装多少东西,如果硬要拿它和机器人的数据库比的话,至多能存下回忆的几个字节吧。

 

盒子里只有一张照片,上面是两个勾肩搭背的少年,面容非常熟悉,小董差点要以为那是他和Turbo,直到看见照片背面的日期,是1000多年前的一天。

 

后来Turbo会陪着小董看电影,都是些很老的片子,很多东西甚至只存在于小董电子脑的数据里,和Turbo的回忆里,Turbo就一边看一边给小董解释当时人类社会的风土人情。

小董的结论是:非常不便利,但又恰恰因为这种不便利,让当时的生活显得更为有趣。

机器人问Turbo:“以前是不是比现在有意思?”

Turbo点点头:“嗯。”

“不是吧,”得到了肯定答案的机器人却自我否定了,“如果以前的生活有趣得多的话,是什么支撑你活那么久呢?”

 

使用年限中,小董问过Turbo很多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这只是其中之一。

 

80年过的很快,小董虽然部件都老旧了,面貌却依然,而Turbo是经过改造的义体化人类,表面看上去也没有任何变化。

休眠前的最后一天,Turbo说他可以回答小董其中一个问题,到这时候小董的电子脑已经转的很累了,但是他仍然艰难地讨价还价,要求增加到两个。

人类想了想点点头表示同意。

赢得服役生涯中最后一场胜利,小董非常高兴地笑了起来,看到他笑,Turbo也笑了,一边笑还一边伸出手戳了戳小董的虎牙。

小董毫不犹豫地抛出那个老问题:“你说以前的生活更开心,那么到底是什么支撑你活了那么久?”

Turbo也没怎么犹豫,软软地回答道:“因为这条命是我的爱人送给我最后的礼物,我舍不得扔掉。”

“爱人?”小董若有所思地下了一个结论,“小董就是你的爱人。”

人类先是点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

一瞬间,即将休眠的机器人觉得自己可能要提前结束运行了。

“第二个问题,”小董决定略过他无法理解的部分,“你为什么不为我们置入他的记忆?”

对于机器人掌握到的情报,人类没有很惊讶,他大概是想到往事,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才开始说:“首先,我没有来得及获得他的记忆。其次,就算我把他的记忆放进了你的身体里,你就会成为他吗?”

 

这又是小董电子脑的数据海里触及不到的角落了。

难道即使有了一样的躯壳和记忆,也不能成为同一个人吗?

 

人类看穿了他的疑惑,呼噜了一把他的头发,摇摇头说:“不能。”

 

 

 

 

 

小董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新的世界。

他的主人是一个男孩子,白白净净,右边脸颊上有一点痣。

预置数据告诉他眼前这个人类的五官分布可算的上好看,但是“好看”这个词对小董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

人类和他打招呼:“小董你好,你可以喊我Turbo。”

 

End

20170602


评论(16)
热度(51)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