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山花】一句话的事儿 (甜饼 一发完

魏有钱×白rap


一小时前还属于魏有钱的市中心大平层里,魏有钱和白rap相对而立。

魏有钱说:“你可以走了。”声音听上去十分疲惫。

疲惫是有理由的,即使在面对白rap时,因为他破产了,是的,就在这间房子不再属于他的一个小时前,他申请了破产。

白rap没有走。

魏有钱重复:“小白,你可以走了。”

白还是没有动。

魏有钱开始困惑,疲惫的同时又困惑着,试探着喊他:“白先生?”顿了一下才继续,“我现在手里已经没有钱了,但是我之前就转了一部分给你,是安全的,加上以前我每个月往你账户里打的款,可以供你舒舒服服生活很长一段时间。”

白rap沉默。

“我是说,”魏有钱摸摸鼻梁,“如果你不那么大手大脚的话,衣食无忧一辈子也成。”

沉默。

还是沉默。

沉默是少见的,在魏有钱和白rap之间。

事实上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插科打诨有之,唇枪舌剑有之,要第三方来说的话就是明撕暗秀。

但沉默?沉默是没有的。

一开始魏有钱总逗着白rap说话,堂堂大老板热脸贴冷屁股也在所不惜,他相信白rap不是蛇,自己不是农夫,把他揣怀里不会被咬,后来也确实捂热了,就是总觉得隔了一层嫌隙。

魏有钱一直认定白rap光明磊落,即使两人之间客观存在包养关系,魏有钱还是愿意把这四个字用在白rap身上。

不止,他愿意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语汇都用在白rap身上。

你猜怎么着,谁让魏有钱爱惨了白rap。

 

魏有钱爱的白rap大概是站累了,在原地盘腿坐了下来。

白rap眼睛里藏了很多情绪,魏有钱看不分明,他自己是个行动派,产生念头,继而执行,而白rap不同,白rap的小身板里藏了九曲十八弯。

哦,说少了,可能有九百多道吧。

魏有钱在白rap面前常感到挫败,也正是因为这九百多道弯。

想到这儿,他叹了一口气,松开西装外套的扣子,长腿一迈两步走到白rap面前,学着他的样子席地而坐。

 

现在两个人之间最近的距离只相隔五厘米,不是最短的,但比起刚才已经足够好了。

白rap不动声色地往前挪了挪,五厘米也不见了。

 

“小白,”魏有钱又喊他,“别不说话啊,你想要什么?告诉哥哥,能做到的,哥哥都给你。”

 

白rap看着魏有钱,内心恼羞成怒:你个傻逼,我想要你。

 

白rap当然不会说出口,只敢在心里无声尖叫。

事实上他每天都在心里大吼,具体内容除了刚才那句还有“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你是不是傻”交错出现,吼到几乎内因性耳鸣。

然而他不说。

 

“大哥,”白rap盯着魏有钱的裆部,“就这么坐下了?不怕西装裤崩了?”

魏有钱没忍住笑,哼了一声:“人设都崩了,还差条裤子吗?”

白rap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问他:“那你是不是得改名字了?”

可以说角度刁钻。

“……啊。”魏有钱愣住,竟然觉得白rap说的很有道理。

白rap:“跟我姓吧。”

“……啊。”魏有钱又愣了一下,开了几次口才成功表达质疑,“改名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改姓?”

白rap一抬下巴:“因为从今天开始,爸爸我就要包养你了。”

“啊。”

魏有钱彻底当机。

“就是可惜了了,”白rap还没说完,他挺努力才把眼神从魏有钱身上挪开,情绪晦暗不明地说,“这样你就永远得不到你的第一选择了。”

 

沉默。

魏有钱重启。

 

沉默。

魏有钱开机50%。

 

沉默。

魏有钱开机95%。

 

白rap恼羞成怒:“干嘛呢不说话,就这么伤心啊!?”

“不是——”魏有钱重启成功,“啥玩意儿第一选择??”

“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你能不能给哥哥一个痛快!”

白rap瞪眼:“你跟我这儿装傻呢!”

魏有钱委屈:“哥哥在你这儿一直是真傻你不知道吗!”

 

噗。

 

白rap破功,一边试图把笑憋回去一边小声哔哔:“你也知道。”

魏有钱没搭理他埋汰自己,脑子里一味想:小白笑起来真好看。想着想着就凑上去亲了他一口。

太过于熟稔了,白rap顾不上今日设定,自然而然也凑上去大大方方让他亲。

家什半空的屋子瞬间回到往日时光。

 

一吻罢,两个人已经黏黏糊糊地抱在一起,白rap心化成一滩水,勾着魏有钱的脖子,脸埋在魏有钱的颈窝里,大发慈悲地给魏有钱指出一条明路:“你还记得吗,五年前王八卦来我们家。”

……五年前。

很好。

魏有钱挑了挑眉。

白rap即使没有视野也从沉默中猜出一二,凶巴巴地问:“嗯??你有什么意见?”

魏有钱讨好地蹭蹭他的天鹅颈,乖巧地说:“不敢不敢,您说您说。”

白rap就说:“那天你和王八卦背着我在书房聊天!”

复着盘怒从心起,白rap一口咬在魏有钱耳朵上,明明只是小猫磨牙,魏有钱却咋咋呼呼喊起痛来。

白rap骂他:“演啥呢!说正事,记得不!”

“记得记得。”魏有钱拍拍白rap的背给他顺毛,“不是,怎么叫背着你呢,不是你嫌弃我们吵我们才躲起来聊天的吗?”

白rap沉默了一下,幽幽地说:“那就不是背着我了?”

“行行行,背着你了。”魏有钱又蹭蹭白rap,“以后背着你跟别人聊天啊。”

说完两个人不约而同脑补了乌龟魏的画面,同时笑出声来,顿了一小下又同时开口——

白rap:“你是不是傻。”

魏有钱:“我是说如果还有机会的话。”

 

沉默。

 

白rap收紧了抱着魏有钱的手,大声哔哔:“说啥呢?爸爸这不是要包养你了吗。”继而转成小声哔哔,“以后你要是再敢想那什么劳什子第一选择,看我怎么收拾你。”

话题突然回到正轨。

魏有钱思考了一下,依依不舍地把黏糊糊甜兮兮的白rap从身上剥下来,握住他两个贼硌手的肩膀,一脸无奈地问他:“白,到底是怎么了呢?”

白rap瞪眼:“你和王八卦背着我聊天。”

“恩,哥哥错了。”突然脸色一转,又陶醉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记得那天吗?”

“嗯?”

“那是你第一次给我送水果!”魏有钱持续陶醉,“虽然不知道你从哪儿找出来的,烂了好几个坑,皮都皴了,那叫一个埋汰。”

白rap恼羞成怒!

“你还敢嫌弃!”

“我没有!”魏有钱松开一个手指天发誓,“从未呲过辣么好呲的苹果!”

白rap从鼻子里哼出一个气声,充分表达了“这还差不多”的意思,这才继续问:“剩下的呢?还记得啥?”

魏有钱摸索着想起了点眉目,也不说话,就看着白rap。

魏老板长得顶耐看,白白净净的瘦高个,眼睛不大,笑起来见牙不见眼,嘴角挂着俩小梨涡,明明是分分钟忧虑几亿大单的上位者,手下人却都在背后喊他小甜豆。

对于这个称呼,白rap的感受相当复杂,一边暗中点赞,一边恨的牙痒痒,点赞是因为说的贴切,至于为什么会牙痒痒嘛——你想啊,能达成共识,说明眼前的大傻子不光在白rap面前甜了不是?

妈的,可是这明明是老子一个人的甜豆。

就很气。

白rap气地抽了魏有钱一下。

魏有钱:????

白rap瞪。

魏有钱把另一边脸凑上去,您继续,您继续。

白rap还是气,在魏有钱嘴上咬了一口,一个没注意轻重把魏老板真咬疼了,看人委屈巴巴在那儿自己舔嘴,白rap心里舍不得,又别别扭扭凑上去补了几个软乎乎的小猫吻聊表慰藉。

两个人又抱在了一起。

魏有钱一手搂着白rap,另一只手把白rap的手握在手里揉着玩,他虽然于心不忍,还是想让白rap把心结自己说出来,慢吞吞地哄他:“白,你听到啥了,你说,哥哥绝对不瞒你,哥哥要是骗你,天打五雷轰。”

被白rap抽了一下后脑勺:“说啥呢你。”

魏有钱傻兮兮地笑了笑:“不说了不说了。”

白rap深吸一口气,开了口:“我听到你和王八卦说——”

 

“包养小白不是我的第一选择。”

 

原音突然重现,白rap有点承受不住。

就是这句话,在两个人相处的每一个浓情蜜意心照不宣的时刻跳出来,无时不在提醒他,自己不是这个人的第一选择。

自尊,骄傲,廉耻,底线,白rap有一百多个离开魏有钱的理由,可是他为什么到现在还在这儿?

(除了钱)还不是因为喜欢他么。

真是苍了天了。

白rap很绝望,又难过又绝望。

魏有钱看白rap一张小脸肉眼可见地丧下去,心疼的不行了,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安抚人的方式,只好一下一下揉他的后脖子,先把人当猫处理了再说。

“小白,哥哥有一个建议,如果你以后要听墙根,还是听全了对话比较好。”

白rap吸吸鼻子,小小地“嗯?”了一声,特别可爱。

可爱得魏有钱心里一边泛酸一边发甜。

“白啊,招待客人不能用皴了的苹果,咱家能吃的东西多着呢,一开始就拿进来大家坐下一起边吃边聊不好吗?”

白rap语带威胁地“嗯?”了一声。

“白啊,你阅读理解不行吧,那句话断句断错了。”

白rap恼羞成怒地“嗯?”了一声。

魏有钱慢吞吞地解释:“不是‘包养[你]不是第一选择’,是’[包养]你不是第一选择’。”

白rap冰雪聪明,多半是听懂了,但兹事体大,他希望魏有钱说得更明白一点,所以选择继续发问:“你说啥呢?”

魏有钱却顾左右而言他:“你知道最开始王八卦问了我啥不?”

“啥?”

“他问我啊……”魏有钱一声叹息,“他问我和你告白没。”

白rap愣住:“啥?”

“我说没呢,不敢,他说你都敢包养了告白不敢?然后就是你听到的那句话。”

包养小白不是我的第一选择。

追求他才是。

白rap只觉得脑袋冒烟,此情此景,他突然想起一首歌儿,怎么唱的来着?只想和你虚度时光?

吃饱了撑得吧您内!

“你大爷的!”白rap崩溃地大叫,“你大爷的!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追!?”

“你想想我们最开始在哪儿见面的啊!我是你的潜在投资人,你是被老板拉来撑门面的,我追你你能信吗!?”

白rap严肃思考了一下,说:“不信。”

魏有钱也崩溃:“那不结了!!”

“那后来不有八百多个机会能说啊!?”

“你老一副端着的样子我怂啊!”

“你说啥!”白rap凶巴巴地瞪魏有钱,“还怪我咯?一开始是包养关系,后来又听到你和王八卦说那种话,我得多不要脸啊还往您身上贴!”

话说到这儿,两个人都注意到此时他们还没脸没皮抱成一团的事实。

不由感到一丝小小的尴尬。

 

感情这东西像个玄学,明明俩人早都到那份儿上了,就偏偏缺一句话。

没这句话,虽说日子照过,该黏糊黏糊,该腻歪腻歪,但总是觉得哪儿不够,反正光说不行,光做也不行,就这么拧巴。

 

“小白,接下来你是想当我金主还是当我男朋友啊?”

面对魏有钱的灵魂提问,白rap咬碎一口银牙,答案必然是后者,可如果不当一回前者的话,又觉得亏大发了。

知道白在纠结,魏有钱忍不住笑。

“也不是不能一起选。”他说。

洞察到位,方案可行,白rap于是也笑了。

 

过了会儿,白rap又说:“今天开始你就是白没钱了。”

得,这位还惦记着当爹的事儿呢。

白没钱胆大包天顶撞金主:“……怎么听着怪怪的。”

白金主张嘴咬了一口白没钱的脖子,骂他:“这么会抬杠,没少去健身房啊。”

白没钱乖巧地蹭蹭金主,想了想说:“以后叫魏民谣吧,每天唱歌儿给你听,好不?”

白rap觉得靠谱,亲了一口魏民谣。

“准了。”

 

End

180630

 


评论(6)
热度(101)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