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咕咚】加班 (现代paro 甜饼 一发完

warning:全员智障


-----------

 



蛟龙文化最近接了个大单,还是洋单,美金结算,甲方爸爸是某摩洛哥公司驻沪办事处。

比稿是过了,后续方案活生生又改了20版,客户还是觉得缺口气,最后大老板直接带着小弟杀到蛟龙办公室亲自监工,十一点的时候推说孩子发烧自己拍拍屁股跑了,扔下中文磕磕绊绊的小弟和蛟龙众人建立革命感情,又过去两个多小时,深夜一点屁屁踢终于告一段落,办公室里洋溢起快乐的空气。


杨锐徐宏拉着甲方小孩儿在会议室里唠嗑,陆琛和庄羽已经头靠头趴着睡着了,佟莉在改最后一张图,石头坐边上给她剥糖吃,不是平时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水果糖,居然是黑色何氏,顾顺老远看到了,含含糊糊地喊:“张天德!我也要吃糖!”

张天德还没说话,边上佟莉导完图先对顾大顺略略略上了:“不给!”

“我困!”

“困了回家睡觉!”

“你当哥自愿在这里看星星看月亮啊!”

李懂看着自家AM长手长脚巨大一只摊在椅子上,特别嫌弃地叹了一口气,放下手里还剩下边边角角要修改的报价,站起来蹬蹬蹬跑过去拿了石头一粒糖,又蹬蹬蹬跑回来,三下五除二剥了糖纸塞顾顺嘴里,附言一句:“吃你的吧。”

顾顺高兴的很,顺嘴舔了一口李懂爪子,居然真的安静了。

下楼拿外卖上来的罗星进门正好看到辣眼睛的一幕,又不好自说自话帮小两口强行开柜门,只好扯着嗓子寄情大喊:“串儿来啦!!开饭啦!!!!”

 

徐宏从会议室里探出一个头,一双天选大眼睛深更半夜还是水灵灵的,指挥罗星往里送餐:“直接拿会议室里吃吧,”又喊石头,“去把冰柜里的酒拿来。”

石头正抓着佟莉的手玩,听令抬头诶了一声,爪子也没松,问徐宏:“宏总,拿哪瓶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瘫倒躺尸变成挂在李懂身上的顾顺突然开腔:“开老板那瓶拉菲!!”

被李懂盯着屁屁踢目不斜视地呼了一巴掌帅脸。

顾顺委屈:“懂儿不是你想喝吗?老板骂起来算哥的。”

李懂冷漠脸:“我那是要你放血,谁打老板宝贝的主意了。”

顾大顺还是委屈:“那老板放公司,难道不是让我们喝的吗?他这是钓鱼。”

又被糊了一巴掌,李懂斥他:“别乱说话。”

“切。”顾顺不高兴,噘着嘴把脸往李懂脖子里埋。

 

陆琛这会儿醒了,一边揉眼睛一边推推庄羽,庄羽是真累,睡得特别熟,陆琛一推一拉跟锯木头似得还不为所动,这伙人里就技术部这哥俩不是摩洛哥项目组的,加班加点改别的呢,平时只能自费果腹,今儿可算有老大坐镇,蹭着一顿夜宵。

 

徐宏津津有味地看手下小兵蛋子间的互动,没注意杨锐也跟了出来,搭着徐宏的肩吐槽:“老板的酒也敢动?高云的酒是留着纳斯达克上市敲钟时开的。”然后大手一挥,“石头,拿我上次日本带回来那瓶梅酒,我记得还有冰块,一起拿来。”

“好嘞!”

 

罗星拎着一袋子烧烤略过会议室直奔庄羽那儿去,中途路过顾顺李懂,状似不经意地踩了一脚顾顺伸老远的脚,直接把东北大汉踩哭了。

顾顺骂娘:“罗星你他妈没长眼啊!!”

李懂打他:“客户还在呢,注意点!”

“一小屁孩儿怕啥!”

“那也是客户!”

俩人扯淡的功夫罗星已经到了庄羽跟前,一大袋子烤串往睡美人面前轻轻一晃,炭烤焦香混着孜然比王子的吻好用多了。

庄羽原地起跳:“啊!!!串儿!!!!!!”

 

杨锐在会议室门口也大喊:“都别闹了,进来吃!!!!!”

 

会议室里洋溢着快乐的空气。

佟莉石头翻出一袋子纸杯一个个往外拆,杨锐先拿了一个给客户小孩儿倒酒,一边和他唠嗑:“你撸过串儿吗?”

“谢谢,”小孩儿眨眨眼,“串、儿是什么?”

罗星背上挂了一只口水横流的庄羽跟陆琛一起出现在会议室门口,一抬手:“就是这个!我跟你说,可好吃了,而且摊子越脏越好吃。”

小孩儿:???脏?不能因为我老板不在你们就这么欺负我啊!

徐宏瞪了罗星一眼再安抚客户爸爸:“别听他瞎扯,我们买的这干净卫生还好吃。”

顾顺李懂是最后来的,一进门顾顺就扯着嗓子喊:“邮件已发,该抄的都抄了,老板们请查收!”

门面姗姗来迟,杨锐正眼都没给一个,跟招小狗一样随便招招手:“知道了,来来来,吃完回家睡觉,明天睡到中午再来好了。”

庄羽叼着串羊肉尖叫:“耶耶耶!!!锐总万岁!!!”

陆琛虎口夺食:“你班加完了吗你就耶耶耶?”

“喂喂那儿一大堆干嘛抢我的啊???”庄羽生气,“你后端没搞完,光我一个人加也没用啊!”

佟莉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恶狠狠地嚼着脆骨说:“我还一堆图等着做呢,brief都排到800年后了,明天还是得早来。”

石头长手一伸大老远把酒瓶薅过来给他莉哥满上,特别正直地说:“不用800年,我也早来,我跟你一起做。”

佟莉斜他一眼:“还不是你派的活?”

石脸懵逼:“不是,莉莉不是你要和我分的吗?”

“那你稀里糊涂接那么多又怕大家加班全自己揽了能行吗,我那么仗义,我能让你一个人做?”佟莉看着自家上司兼对象一脸恨铁不成钢,“有你这么当领导的吗?”

石头笑得眼睛都没了:“是是是你说的是。”

 

一个不注意,顾顺和罗星在角落里用吃完的竹签打起来了。

罗星:“吃我一招!”

顾顺:“看剑!”

罗星:“太极剑法!”

顾顺:“原力觉醒!”

罗星:“独孤九剑!”

顾顺抱拳:“你赢了!这招和你人剑合一。”

罗星:“顾顺你他妈!”

李懂:“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罗星、顾顺:“懂儿别过来,当心戳到你!”

李懂:……你们他妈也知道?

 

是这样,加班过十二点容易上头,会议室里快乐的空气仿佛掺了毒,几个大老爷们儿乱成一锅粥,还好客户小孩儿完全不在意,他老人家已经完全沉浸在烤串儿的魅力中无法自拔了。

小孩儿:“这个好吃!!!!!”

杨锐姨母笑:“是吧!”

徐宏也姨母笑:“好吃的可多了,以后再请你吃啊。”

潜台词只要少改改稿,眼前多批点预算,长远了讲付款流程过的快点儿,要吃啥没有啊?管够。

小孩儿眼睛亮了,拿起一串鸡胗咬了口:“这个也好吃!!!”

杨锐大手一挥:“都是你的,敞开了吃!”

 

吃到兴头上,陆琛庄羽和佟莉突然battle起程序猿和设计狗哪个更惨。

陆琛垂泪:“哥一身上好的腱子肉都快写代码写没了!”

佟莉也恨:“还有我的马甲线!”

陆琛嚷嚷:“你那马甲线和我的能比吗,整整一身呢!”

佟莉不高兴了:“怎么就不能比了?老子撸过的铁兴许比你撸过的串儿还多呢!”

陆琛还没绕明白,就看到佟莉把手里的竹签拍桌上,伸手就去撩上衣,直接把石头吓傻了。

惊恐的石头:“莉莉,别!算了算了,莉莉,算了!!”

拦不住。

“我不!”佟莉喊完飒爽地一抬手,赫然是一板完整腹肌。

陆琛、庄羽:“啧啧。”

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过来的李懂在边上悄摸叽叽地星星眼:哇塞!

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混过来的顾顺抓了李懂的爪子就往自己衣服里塞:“哥也有,你摸,随便摸,不硬不要钱。”

这下不光罗星,会议室里所有人齐声讨伐:“顾顺你可要点脸吧!”

 

杨锐终于意识到形象问题,招呼大家围过来:“别闹了,我们和伊兹尔正聊到以前想当兵的事,你们不是有几个也有过这念头吗,过来一起呗。”

哦,伊兹尔是客户小孩儿的名字。

徐宏问他:“你参军的话想当什么?”

小孩儿左手一串鸡皮,右手一串烤茄子,满嘴流油,毫不犹豫地说:“狙击手!”

杨锐青眼有加:“狙击手好,厉害。”

“我喜欢一个人待着,也不怕寂寞,我觉得狙击手最适合我。”小孩儿说,“只要给我一盘坚果,我能一动不动趴一天。”

顾顺从兜里摸出一片口香糖塞嘴里开始嚼,声音不大不小地说:“哟,看不出来还是个狠角色,有机会对刚肯定有意思。”

被李懂打了。

被揍的假模假式揉揉被打的地方,小声说:“我们家懂儿也是个狠角色。”

 

“顾顺!”杨锐喊他,“别自己瞎嘀咕,你呢,你想做啥?”

顾顺邪魅一笑:“也是狙击手,战场独狼,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李懂斜他一眼:“独狼?独孤九剑给你练吧。”

“哥错了,”顾顺从善如流,抬手揽住李懂就往自己怀里塞,“那我们懂必须给我当观察员啊。”

罗星一拍桌子:“老子去部队的话也当狙击手,懂儿凭什么给你当观察员?”

顾顺得意:“懂儿现在就是我们家AE,怎么不能给我当观察员?”

罗星又拍桌子:“懂儿本来是老子AE!”

顾顺气他:“要跳槽的是你,有什么脸跟我抢人?”

罗星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职业选手基本操作,拒绝人参公鸡!我他妈就是脑子坏了今天last day还帮你们一起加班弄方案!”

顾顺抱着李懂冲罗星略略略:“我不管。”

李懂叹了口气,反手一巴掌拍住顾顺欠打的嘴,紧接着手心一阵痒痒,某个欠打的大个儿亲了他一口。

罗星问李懂:“你别理他,你当兵的话想做什么?”

李懂脸有点红,得亏喝了酒没人注意,他眨眨眼,磨蹭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那我还是当观察员吧。”


罗星吐血,蛟龙众人瞎了,顾顺尾巴直接上天,脸上写满:你看吧你看吧你看吧你看吧。

然后李懂又说:“给星哥当观察员。”

顾顺:“唔唔唔唔唔唔?????”我他妈!!!!!

罗星老泪纵横:“还是我们懂儿好,等哥安定下来你来投奔哥啊。”

这位职场油条明显也是上头了,居然当着人领导和对象的面明目张胆挖墙角,顾顺还没抗议,徐宏先说话了,施施然点个名:“罗星。”

罗星跪地:“我错了!!”

徐宏做规矩向来快准狠,意思传达到了也不多纠结,直接顺着话题往下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想参军来着,但是家里不让,说我的目标太危险。”

杨锐很惊讶:“哦?你这细皮嫩肉浓眉大眼的也有这想法?你想干啥呢?”

徐宏一脸真诚:“我想当爆破兵。”

整个会议室都沉默了。

徐宏开始回忆往事:“不过后来我做planner天天写insight、TA分析、big idea推导啥的,也算是逐点爆破了吧。”

大家不约而同脑补起春风化雨的徐宏扔炸药辣手摧花的场景,然后不约而同吞了口口水。

杨锐若有所思地看了徐宏一会儿,拍拍他的肩:“我觉得你挺适合当政委啥的。”

徐宏眼睛一亮:“我也是这么想的。”


庄羽举手:“我大一那会儿真的报过名,想去当技术兵,但是体检没过,视力太差了。”

陆琛看他一眼:“再天天戴隐形视力更差。”

庄羽瞪眼:“哎你怎么话这么多呢!我看你就适合当军医,你不是还会修车吗?工兵的活也包了。”

陆琛想想觉得还成,摸着下巴说:“小羽毛你这个设定我看可以,专业给你们续命,我喜欢。”

佟莉也想好了,豪迈地把酒杯往桌上一拍:“我要当机枪手!”

“莉哥,机枪40多斤你个姑娘家家的走哪儿扛哪儿像话吗?”

说话的是顾顺,仔细一看他和李懂都只有一只手在桌面上摆着,不用细思都知道李懂刚刚用来封嘴的手在台面下被顾顺拽着呢。

啧,有掩体都觉得辣眼睛。

“怎么不像话了?老子撸过的铁比你撸过的管儿还多你信不?”然后作势又要撩衣服,被石头眼疾手快直接摁住,嘴里嚷嚷着:“莉莉当机枪手我也当机枪手!”一手抱着他们家莉莉,一手把自己的上衣直接拽到胸肌,“莉莉,我的就是你的,给那帮臭小子看我的就行。”

一片哗然。

石头这身肌肉是真牛逼,该啥就是啥,可以说恰到好处丝丝入扣,简直让人怀疑他加班的时间只用了个全息投影,本尊其实在健身房挥洒汗水。

李懂和客户小孩儿:哇!

顾顺伸手去捂李懂眼睛:“只许看我的。”

罗星庄羽陆琛伸手捂自己眼睛:这几个臭不要脸天天放闪的混蛋!

徐宏专业控场,转而问杨锐:“那你呢,你还没说呢?”

杨锐想了想:“我应该去炊事班吧?我喜欢种菜,适合我。”

结果齐刷刷八声:“不行!”

杨锐小眼懵逼:“啊?”

徐宏笑眯眯地说:“你怎么能去种菜呢,你得给我们当队长啊。”

杨队长环视一圈会议室,看到八双认同的眼睛,心里一阵感动。

徐宏又说:“否则谁陪我一起收拾烂摊子啊?这帮孙子这么难带。”

杨锐:……

孙子们:……

 

唠嗑唠了一圈,客户小孩儿已经困得小鸡啄米了,手里还抓着串金黄的烤馒头,嘴里叽叽咕咕说:“给我一盘坚果,坚果可好吃了,和串儿一样好吃……”

眼看凌晨三点,杨锐宣布夜宵结束,他本来说要送小孩儿回家,经徐宏提醒才想起自己也喝了酒,就老老实实帮忙叫了车,然后招呼大家各回各家了。

 

顾顺和李懂同居中,半夜路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两个人就手拉手在大马路上晃荡。

这座城市每天也就安静这么一会儿,但是还能听到深夜飙车党猛踩油门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

顾顺把李懂的手捏在手里摩挲,憋了一晚上了,忍不住问他:“懂儿,都想当观察员了还不肯给哥当啊?”

李懂觉得这家伙就是个傻逼,也真奇了怪了,都工作那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傻。

说句公道话,顾顺可不傻,蠢到现在这样还不是因为谈恋爱?

“你才来多久啊?我从毕业起就跟着星哥,那时候专业不对口,什么都不会,全靠他一路带着我,我犯了错都是他扛的,真要上战场,我给星哥当观察员有错吗?”

顾顺无言以对,惟有泪千行,嘴里还不甘心地嘀嘀咕咕:“我也想早点儿遇上你啊,来那么晚,赶上罗星给你当白月光,我还委屈呢。”

李懂都被逗笑了,他拽着顾顺一起停下脚步,大着胆子去捧顾顺脸,借了路灯和月光看他的眼睛,慢吞吞地说:“谁说星哥是白月光啦?”

顾顺搂住眼前人:“不是吗?”

“他只是前辈。”李懂亲了顾顺一口,“月亮还是太阳的,不都只有你啊。在这儿呢,我们就一起弄方案,和石头佟莉羽毛陆琛锐总宏总他们一起干翻所有别的agency,要是上了战场,我就当你的眼睛,当你的枪。”

顾顺觉得自己八成是醉了。

“你想当独狼?”李懂亲他一口,“想得美。”

 

看着小孩儿清醒地上了出租车,杨锐和徐宏也一起慢慢往大路上走,顺便排队等叫车。

杨锐呼噜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突然说:“我觉得还是现在这样好。”

徐宏笑笑:“加班狗,过劳死?”

杨锐嗔他一眼:“就平平安安的呗。”

徐宏点点头:“恩。”

过了会儿杨锐又说:“什么活儿都要有人去做,这辈子轮到这就做出点东西,要是真让我去当兵,我也能是个好样的。”

一时间徐宏好像能看到佟莉张天德抱着机枪,顾顺罗星捧着狙击步,李懂拿着望远镜,庄羽捧天线、陆琛拿急救包,自己抱着一包炸弹的样子,然后站C位的依然是他们锐总。

他说:“我们都能是好样的。”

杨锐点点头,打了个巨大的哈欠,伸着懒腰说:“困死了,我居然还要排半小时队,怎么城里人大晚上都不睡觉啊!”凑过去看了眼徐宏手机,声音难以置信地拔高一个八度,“凭什么你只要一刻钟??”

“你是不是傻了!你给小孩儿叫车的时候我一起叫的啊!”

“啊啊啊那我岂不是要一个人等了,我不干,徐宏徐宏,你给我取消了,跟我一起重新排队!”

“我才不干呢!”

 



加班狗还在回家路上,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

新的一天,新的糟心,但总归还是新的一天。

End 180319

 

 

 

 

 


评论(6)
热度(103)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