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黄笠】怪怪的tbc 180222new

时间轴乱了,反正自娱自乐,写到哪儿算哪儿。

这段是之前的存稿,看看写的挺好就发了哦也。

----------------------

黄濑凉太人生中的第二场正式比赛败仗来自青峰大辉。

 

虽然赛前大言不惭地说着“死也要赢小青峰”之类的蠢话,自己几斤几两黄濑心里还是有数的,终场哨响看到计分器的时候,脑海中跳出来的第一反应是:果然。

如果说败局在潜意识里已经做过准备的话,站不起来就完完全全是计划外了,腿部肌肉消耗过大暂时罢工,瘫倒在地的黄濑君,平时有多风光,现在就多难看。

他知道青峰站在边上看了自己好一会儿,崩溃之余心里还抽空跟掰花瓣儿似的想着:他会来、他不会来、他会来、他不会来……

他当然没有来。

事实上如果是国中的青峰,一定是会笑着把菜鸡黄濑拽起来顺便嘲讽一通的,可惜青峰大辉早就不是原来那块黑炭了。

人生就是这样,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比如他国二以前想不到会去打篮球,高一以前想不到奇迹组会拆伙,几个月前想不到会输给黑子,几分钟前想不到不光第无数次输给青峰大辉,还为了一场败仗透支身体到无法站立。

而在此时此刻之前,黄濑不会想到在他身边的会是笠松幸男。

队长大人把体育馆刺目的大灯挡在身后,背光看不清脸,整个人镶了一圈毛茸茸的金边,一只手递到黄濑眼前,问他:“能起来吗?再坚持一下就好。”

这个人看上去好像救世主,实际出现在他生命里的时间却不过短短几个月。

一瞬间,黄濑再一次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怪怪的。

像是落在陷阱里的羊、陷入泥沼的糊涂鬼,身陷囹吾的时候,一边急着尽快脱身,一边想到外面的世界那么无聊,就突然又觉得维持现状也没什么不好。明明刚刚打完比赛身上还冒着热气,汗却已经开始发凉了,这样由内而外地自我矛盾着。

笠松伸出的手好像不是来拉黄濑,而是打开了他藏身的盒子,让所有叠加态瞬间坍塌。

在给人安全感方面,前辈你一定是真正的奇迹吧……

被队长大人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海常一年级的王牌稀里糊涂地想着。

感受着笠松支撑自己的身体和热度,眼前是等他们归队的队友,明明想说的是“前辈你好帅”、“前辈谢谢你”或者“下次一定赢回来”,到了嘴边却通通成了不成器的呜咽,和一句溃不成军的“前辈,我好想赢啊”。

然后他的前辈摸着他的脑袋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第一次和队伍产生强烈的联结感后迎来第一场失败,其后的第二次失败反而无限夯实了这份联结感。

几乎把所有重量都挂在笠松幸男身上的当下,黄濑竟然觉得输了也没什么。

毕竟他的身边还有海常的队友,那是比输赢更重要的存在。

 

回到休息室以后,大家收拾完东西又掐着黄濑坐了好一会儿,等他的两条大长腿缓过来一些才集合走人,等到好不容易磨到大门口,黄濑发现笠松没跟上来,果断无视森山的劝阻,拖着两条废腿又磨了回去。

因为这次一意孤行,他发现了关于笠松幸男的一件事——

他的队长大人是个大骗子。

如果他的脑子没有因为腿坏了而被感染出问题,那么更衣室里传来的声音一定就是笠松在压着嗓子哭没跑了,听到走铁汉路线的主将哭的这么憋屈,门外头的黄濑无比郁闷地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笠松这个人真的是很奇怪,在人前好像一块铁板,实际上大概只是一根绷到极限的弦吧?

这个用云淡风轻的口吻对他灌输“输比赛是很正常的事情”的鬼主将,自己输了比赛却躲起来哭成一团,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笠松幸男用来感染黄濑凉太的坚强是假装的,成功被安抚的黄濑岂不是被不存在的东西说服了,这要让他如何自处?

笠松前辈大骗子!一年级恶狠狠地想。

 

就这样,等到大骗子笠松终于收拾好自己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对上的就是黄濑那双愤愤不平的金色眼睛。

靠,被听到了!!

羞愤之下,队长大人热血直冲脑门,想也没想就一脚上去:“你一直在这里!?”

被踢翻在地的一年级也不起来,依然扁着嘴凶唧唧又委屈巴巴地看着前辈。

笠松和他大眼瞪小眼半天,突然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也顾不上自己逊毙了的一面被撞破的尴尬事实,“啧”了一声,扔下包就上去扶黄濑,一边问道:“腿疼?对不起,我不该踢你的,你还好吗,能站起来吗?”

谁知道黄濑大概铁了心要当秤砣,根本不愿意被笠松拉起来,189cm的大个子坐在地上耍赖皮,就差撒泼打滚,莫名其妙地发起指控:“前辈你这个骗子!”

笠松还在试图抱起黄濑,扶着控方的两条胳膊直接懵逼:“我怎么你了??”

“大骗子!”

“话说清楚啊你混蛋!”

黄濑忍无可忍地大喊:“你骗我看淡比赛结果,可是自己却做不到!”

笠松沉默了。

tbc

评论
热度(16)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