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黄笠】怪怪的 tbc 180221new

复健。好久没写,手都生了。。。

------------------------


笠松本来就是顺嘴一说,谁知道日理万机的黄濑君竟然毫不客气地答应了,一张帅脸暴雨转晴,变魔术一样开开心心地嚷起来:“好啊好啊!前辈给我买冰激凌吃!”

队长大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后辈,磕磕巴巴地问他:“你、你没有、别的安排吗?”

大柠檬脑袋上蹦出三个问号,乖巧地一歪:“什么安排?”

笠松眯起眼:“你小子平时不是忙到恨不得学校都不来吗?”

“今天有重要的比赛嘛,所以日程都清空啦!”黄濑一边解释一边拖着笠松往部室外走,“不要管那些,快走快走前辈!”

笠松幸男挑起一边眉毛看着眼前的大个子,思考了一下是骂他一顿还是直接上拳头,发现眼下的当口实在出师无名,只好叹着气跟了上去。

 

在神奈川地头蛇的带领下,半小时以后,黄濑同学站在了一家特别特别小的铺子门前,具体有多小呢,一只直挺挺的黄濑可能都走不进去。

看店的老婆婆长得有点像千与千寻里的温泉老板,小小的皱巴巴的一只缩在店门前的藤椅上晒一天里最后的太阳,笠松显然是常来,远远地就快走过去和老太太打招呼,等黄濑也到门前,他已经熟门熟路地拉开门口的大冰柜,一边找食一边和老太太唠起家常了。

黄濑乖巧地跟在笠松屁股后头好奇地探头往铺子里看,都是些特别古早的小零食小玩意,东京明亮宽敞的便利店里是决计找不到的。

一年级小同学站在安安静静的道边,感受着暖融融的天气,看着眼前比自己小了一圈的队长大人在冰柜里翻找冰激凌,活像一只埋在冰洞里抓鱼的小狐狸,忍不住就勾了勾嘴角,明明是输掉了重要比赛的悲伤日子,突然觉得也不过就是不长不短的一生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天罢了。

一时间,黄濑的心里哔哔啵啵冒起小泡泡,对“前辈给买的冰激凌”充满了期待。

黑色头发的小狐狸抓到鱼,一下子从冰洞里冒出头来,手里抓着战利品爽朗地喊:“找到了!”然后说着“赛高哟”,分了一根给黄濑。

得到投喂的一年级新生看到眼前的冰棍,却只感到刚才软绵绵冒着粉红泡泡的布景稀里哗啦往下掉,犹犹豫豫地接过来,又犹犹豫豫地问:“前辈,这不就是……嘎哩嘎哩君吗?”

遭到笠松爱的抽头。

“啰嗦!”地头蛇抱着胳膊仰起头,“这可不是普通的嘎哩嘎哩君!这是神奈川独有的,和你在东京吃到的可不一样!”

“唔?”黄濑一歪脑袋,大柠檬顶上又冒出三个问号,“所以是哪里不一样啊?”

笠松拆了自己那根,神神叨叨地大手一挥:“你先吃。”

黄濑只好也拆了包装开始乖乖嗦冰棍。

两个半大小子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老婆婆开口了:“小幸,这个小哥是谁啊?”

被点名的人还没来得及接话,倒是黄濑立时睁大眼睛:“小小小小幸!!”

老婆婆很费解:“小哥,小幸怎么了?”

黄濑连忙摆手:“不不不不没什么没什么。”然后开始自我介绍,“老婆婆,我是小幸前辈篮球部的后辈哦!”

收到小幸前辈爱的铁拳:“给我好好叫前辈!!”

“啊啊啊好痛啊前辈!”

老婆婆笑眯眯地看着年轻人互动,顺便吐槽:“小幸!怎么可以凶后辈呢。”

笠松皱皱鼻子:“还不是这小子太欠抽!”说着就瞪了黄濑一眼。

老婆婆又说:“小幸是好孩子,要和后辈好好相处哟。”

黄濑抱着脑袋叼着冰棍在边上口齿不清地接茬:“恩恩,前辈要和我好好相处哟!”

又被队长瞪了:“快吃!吃出不同了吗!”

眼看对话回到正题,黄濑也见好就收,认认真真吃了一会儿,琥珀色的大眼睛突然亮了亮,兴致勃勃地给出答案:“好像真的不一样!”

笠松一脸饶有兴味地问他:“哪里不一样?”

“好像有点草莓味!”

“还有呢?”

“口感更顺滑!”

“还有呢?”

“唔唔唔,”黄濑又咬了一口,“融化的时候有一种气泡感!”

神奈川新近住民说完一串,发现队长大人没有接话,好像对自己手里的冰棍思考起了人生。

“前辈?”

“真的假的啊你小子……”笠松嘟囔了一句,突然抓住黄濑拿着嘎哩嘎哩君的手一拽,特别自然地凑上去咬掉最后一口,一边嚼一边狐疑地说:“哪里吃出的草莓味啊到底……”

手腕被队长大人抓在手里,黄濑发现自己整个人有点怪怪的,心里那些窸窸窣窣的泡泡一下子噼噼啪啪炸成一片。

为了掩饰,他装模作样地大声抗议起来:“前辈你怎么吃我的啊!我也要吃前辈的!”作势就要凑过去咬,被笠松眼疾手快地躲过,两步一跨直接跑走了,人是窜了出去,倒不忘和老婆婆说再见。

黄濑连忙也和老婆婆道了别就追上去,嘴里喊着:“前辈你怎么这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我说的对不对啊!”

笠松一直到安全吃掉自己的最后一口冰棍才停下逃窜的脚步,一脸得意地说:“骗你的,就是普通的嘎哩嘎哩君。”

黄濑:????

“前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亏你还说了那么多!”

黄濑整个人难以置信:“前辈你怎么是这样的人!”

“哼哼,所以说一年级的小子不要太得意了!”

 

两个人只顾着闹腾,也没注意太阳一点点往下掉,路灯一串串亮起,一转眼天就要黑透了。

眼看时间不早,笠松抬手顺顺黄濑的金毛,又在他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两下:“好了,今天的神奈川风物之旅到此为止,回家写作业吧!”

黄濑却还没缓过神来,生动的表情僵在嘴角,愣愣地“哦”了一声。

笠松指指身后的岔道:“那我就往这边走咯?明天见?”

黄濑乖巧地挥挥手:“好的哦前辈,拜拜。”

“唔,拜。”笠松也朝他挥挥手,转身就走了。

结果队长大人走啊走,总觉得眼前都是新人王牌路灯下那双明明灭灭的眼睛,一颗心悬着怎么也落不下来,索性停下脚步一回头,就看到那只大个子果然垂着大柠檬脑袋还在原地傻乎乎地站着。

哎——

笠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反省,自己一年级二年级的时候有没有给前辈平添这么多麻烦。

 

那头的黄濑还沉浸在前辈离开后突然安静下来的周遭,刚刚笠松幸男从他身边走开的时候,就好像把温暖又软和的保护罩也带走了,负面情绪看到他就剩下一个人立刻卷土重来,而且因为落差的关系,比之前还要凶猛了一点的样子。

可是就在他低着头慢慢缓和情绪的时候,一双熟悉的运动鞋重又出现在低垂的视线里,跟着响起的是那个熟悉的健气嗓音:“黄濑,看你也不着急回家写作业,要不我再带你去个地方吧。”

黄濑整个人傻傻地:“前辈?”

笠松眼看自家王牌一点点复苏过来,自己的心也慢慢落回平地,挺高兴地一仰头:“听好了,这回这个可是真正神奈川只此一家,哦不,全宇宙都只此一家的地方。”

“是哪儿啊?”

“我家。去吗?”

“去!!”

就这样,黄濑凉太大事记里的人生第一场失败被第一次去前辈家盖过了。

tbc

评论(2)
热度(20)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