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达信】宇宙和微生物 (一发完 he

 

进入沙漠的第十年,达子先生捡到一只狗。

金色的沙丘和碧蓝天幕中间,安安静静地蹲着一只黑色小狗,像是谁在画面上不小心洒下了一个逗号。

“狗?”达子先生揉揉眼睛,“是我太久没有吃肉,所以出现了幻觉吗?”

沙漠的太阳刺眼,天气好的时候全世界都金灿灿的,待久了会眼花,明明空无一人也能看到人影。

达子先生把“闭上眼、揉、睁开”重复三次,小狗还在那里。

甚至爽朗地问他:“先生,您的眼睛疼吗?”

 

进入沙漠的第十年,达子先生捡到一只会说话的狗。

 

 

一开始达子先生是拒绝的,毕竟他不吃狗肉。

何况这只狗小到可以坐在达子先生的手掌上,就算真的哪天饿急眼了,把他吃了也不够塞牙缝的。

“您好,我叫信长!”小狗说。

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占了半张毛毛脸,明明都是黑色的,看上去却非常分明,像是含了一汪水似的闪着光。

“哦哦……我叫达子。”

看着那双眼睛,达子先生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拒绝。

信长特别开心地喊起来:“达子先生!那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小狗啦!”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一开始达子先生真的是拒绝的。

可是——

“请、请多指教。”

他竟然这么说了。

不过达子先生没有彻底放弃,还是强硬地拒绝了一半:“但你不是我的小狗。”

小狗并不能理解,问达子先生:“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

“可沙漠里只有我和你,我是你的小狗,你是我的人类,不是很自然吗?”

“不是这样的。”达子先生认真地说,“就算全世界、全宇宙只剩下我和你,你也不一定是我的小狗,我也不一定是你的人类。”

其实小狗还是不太懂,但他选择顺着达子先生的意思走,乖巧地问:“那么达子先生,我怎么样才能成为你的小狗呢?”

达子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慢吞吞地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他说。

 

 

小狗单方面决定跟随达子先生。

 

达子先生走路快,信长的小短腿碰上沙地却异常艰难。

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小狗一脚深一脚浅踩着梅花印的时候,总会担心跟丢了达子先生,担心着、担心着就不自觉呜呜叫起来,声音压在嗓子里,小小的、细细的,在安静的沙漠里也很难听见。

达子先生从来没有停下过脚步,也不说话,只是不远不近地在前面走着,留给小狗一个挺拔的背影。

沙漠很美,茫茫一片,过路客留下的痕迹都会在瞬间被风抚平。明明走了很远的路,回头看的时候却见不到一个脚印,无边无际的旷野里只有一个自己,不管向着什么方向都只能看到一样的景色,就好像站在一个没有前路也没有归途的梦里。

沙漠也很危险,突变的天气,严酷的生存条件,还有无所不在的流沙陷阱,走错一步,就真的只剩下漫长的梦了。

达子先生在沙漠的每一天都过得很担心,担心没有雨,担心太多雨,担心流沙坑,诸如此类。

幸好达子先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一直在沙漠里努力地好好生活着。

可惜信长不是一只厉害的小狗,单方面决定跟随达子先生的第三周,他踩到了沙坑。

不过也幸好小狗是一只很弱很轻的小小狗,只是慢慢往下掉,当他发现自己在随着细沙下陷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幸好达子先生没有踩到!

第二个念头是:我还没有变成达子先生的小狗呢!

第三个念头是:还好我不是达子先生的小狗,否则他一定会伤心的吧。

因为害怕的关系,信长的喉咙里不断发出呜呜呜的叫声,一边呜咽一边蹬着小爪子试图往外爬,反而加速了沉没。

就在这时,达子先生出现了。

达子先生气急败坏地骂他:“你是笨蛋吗?跟在我后面也能走歪?”

气急败坏的达子先生一边骂,一边把探路的木棒伸到小狗面前:“发什么呆啊笨蛋,抓住啊!”

信长还在呜呜呜地叫着,根本说不出话来。

“笨蛋,快点!”

被催到第三次,小狗终于回过神来用爪子扒牢。

达子先生一用力,信长就到了达子先生的身边。

 

“谢、谢谢达子先生……”

小狗吓坏了,惊魂未定地蜷在地上瑟瑟发抖,呜咽着道谢。

达子先生看了他一会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等你长大一点再自己走吧,笨蛋。”这么说着,达子先生看上去特别不情愿地捞起小狗,胡乱塞进了大外套的口袋里。

 

 

夜里达子先生喜欢躺在沙丘上看星星,尽管前一秒漫天星斗,下一刻可能就刮起大沙暴,他还是喜欢这么做。

沙漠的直率也让达子先生非常着迷。

小狗蜷在他的胸口,随着人类呼吸的起伏昏昏欲睡。

“信长,困了吗?”

“唔…不困哦,达子先生。”

刚说完,小狗就打了一个哈欠。

达子先生笑他:“明明就困了,你这个笨蛋。”

小狗很执着:“达子先生不困的话,我也不困。”

这些天以来,信长变成了一只矛盾的小狗,一方面注重睡眠想快点长大,一方面又想多醒一会儿,因为可以睡在达子先生的胸口、藏在达子先生的口袋里,更多地陪伴人类清醒的时光。

他还不是达子先生的小狗,所以要努力呀!

“达子先生。”

“唔?”

“达子先生为什么会来沙漠呢?”

“因为……听说这里有最棒的夜空。”

小狗努力仰起头,漫天星子落进他乌溜溜的眼睛里,原本就水汪汪的,现在更亮了。

“达子先生只为了景色就来了吗?如果哪天觉得看够了,会走吗?”

信长看着夜空,达子先生看着信长的眼睛,慢吞吞地说:“每一天都是崭新的景色,所以不会够哦。”

 

 

小狗渐渐长大了。

达子先生睡觉的时候,信长悄悄为他守夜,达子先生赶路的时候,信长走在前方用鼻子为他探路。

虽然小狗非常非常希望能永远蜷在达子先生的胸口入睡,或是藏在达子先生的外套口袋里行路,可是不行啊,为了能得到达子先生的认可、成为达子先生的依靠,他必须舍弃这些小小的妄念,快快成长。

 

信长常常问达子先生:“达子先生,我现在是你的小狗了吗?”

达子先生每次都说:“不是。”

“达子先生,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

“达子先生,沙漠里只有我和你,为什么不愿意让我当你的小狗呀?我明明都这么努力了……”

小狗很沮丧。

可是达子先生就是不愿意告诉他答案。

 

 

达子先生捡到信长的第二年,遇到一场大暴雨。

 

天空一开始还是通透的蓝绿色,一个晃神就变得赤红,然后迅速暗下来,噼里啪啦开始下雨。

达子先生的第一反应是把小狗揣在胸口狂奔,还没弯腰就想起长大的小狗早已经跑的比自己快了。

“笨蛋!”明明能见度骤降,达子先生却能看到信长的眼睛,他在雨中喊,“快跑吧!找个地方躲起来!”

信长也喊:“那达子先生呢!”

“我当然有办法!”

“达子先生骗人!你能有什么办法!”

 

……唔,被看穿了。

铺天盖地的雨声中,达子先生傻乎乎地这么想着。

 

风越来越大,雨裹着沙子打在脸上就像刀割,达子先生重心高,本来就举步维艰,强撑着走了十几分钟,终于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信长扑上去蜷起身体护住达子先生的头部,温暖柔软的肚皮轻轻贴着人类的脸颊,为他留出可供呼吸的余裕。

那是第一次,即使在漆黑的暴雨中,达子先生也没有感到害怕。

他只是稀里糊涂地想起某个平静的夜里,自己躺在沙丘上问信长:“如果把自己比作其他生物,你觉得自己是什么?”

小狗说:“宇宙。”

达子先生一挑眉,瞥了一眼被自己当成枕头的小狗,没有说话。

“达子先生呢?”

“我的话……微生物吧。”

“哇!”小狗很高兴,“我充满着你,而你构成了我。”

达子先生心里一动。

嘴上却笑他:“太糟糕了,说什么黄段子!”

 

 

到第三年,达子先生最担心的第三件事发生了。

好几个月没有下雨,严重缺水的达子先生怀疑这次自己可能真的要去见上帝了。

为了一片星罗棋布的夜空赌上命,到头来却觉得一生中能见到一次那样的景色就已经值了,何况自己拥有了那么多在星群中睡去的夜晚。

 

就是这么神秘的判定法。

 

达子先生能感受到自己变成了一个破陋的沙袋,体力在缓慢流逝,走几步路就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他走的时候,信长就贴着一起走,他坐下来的时候,信长就蹲得挺挺的,好让他靠着假寐。

明明自己也一样脱水严重、体力透支了,笨蛋。

“我说,信长啊。”

“怎么了达子先生?”

 

“我要是死了,你就把我吃掉吧。”

 

“达子先生你在说什么呢?”

“我是认真的。”

“那么达子先生是打算等到我死了就吃掉我吗?”

“实际上啊,”达子先生虚弱地笑了,“我从一开始就想吃掉你来着。”

小狗毫不动摇:“达子先生真是的,老说这种话!”

“啊啊,果然被看穿了呢。”

这么说着,达子先生艰难地动了动,张开双臂把小狗抱在怀里,脸埋进枯草一样的毛皮。

“我说,信长啊。”

“我在呢,达子先生。”

“下次再遇见的时候,不要再是这样的地方了。”

“诶?达子先生,这里不好吗?只有我和你,还有那么美的夜空。”

“一点都不好,笨蛋。”达子先生的声音越来越轻,“下次在人很多的地方相遇吧,找到我,只当我的小狗。”

 

 

“达子先生?达子先生?”

 

铃木达央从一个怪异的梦中醒来,熟悉的宿醉感立刻笼罩了他。

身下是自家柔软的大床,眼前是自家粘人的后辈,后辈手里拿着的多半和平时一样,一杯温吞的蜂蜜水。

懒得吐槽这个家伙又一次先灌醉自己、再自说自话留宿扮演照顾者的行为,铃木达央接过热饮握在手里,任由后辈在床边坐下,熟练地帮他按摩隐隐作痛的脑袋。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达子先生果然做梦了!听到你睡觉的时候一直嘀咕呢。”

“……唔。”铃木达央喝了一口蜂蜜水,感受着甜甜的热饮在身体里四散开,意味不明地应了一声。

“达子先生梦到什么了?”

“记不清了,反正有一只小狗。”

“好过分!”岛崎信长不满地叫起来,“达子先生怎么可以梦到别的小狗!”

“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啊笨蛋!”

 

明亮温暖的早晨,top变态声优铃木达央先生开启了抖s的新一天,可喜可贺的是,他的忠犬依然在身边。

 

 

所以说就是你这只小狗啊,笨蛋。

  

End 171105



写到一半发现有点像小王子啊,然而我是补了800年前的web radio才突然很想写这篇。。。

达子桑的原答案好像是个啥浮游生物,我想确认来着,再回去看的时候野生字幕居然已经没了,正好自己发挥。


不是我说,一个宇宙一个微生物,须弥纳芥子、芥子纳须弥,太特么神了吧你们!!这两个人真的很多人希望他们结婚.jpg



好了我真的要滚回去更黄笠了。

评论(13)
热度(35)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