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黄笠】时间的尺度 (甜饼 一发完

1

笠松幸男的一周事纪多了两件大事:

  1. 黄濑凉太和他告白了。

  2. 黄濑凉太给他出了两道阅读理解。

是的,阅读理解。

如果把这两件事并排来看,重点竟然会落到后者身上,就好像在第二件事的脱线感面前,第一件事带来的人生冲击都被弱化了一样。

仔细想来,这很可能也是黄濑君的一个计谋,谁知道呢。

阅读理解的题目是两则非常破廉耻的小故事,作者嘛……姑且就当作真的是黄濑君好了。

顺带一提,笠松从来都不知道他们家这只特长是唱K兴趣是打球的模特居然还有爬格子的本事,照这个节奏下去,完美拷贝的适用范围再过几年可能要冲出地球。

 

2

第一个故事·《小美人鱼》

 

很久很久以前,日本海深处生活着一条超级无敌shalala的小美人鱼,金灿灿的短发好像在阴天都会发出光芒,kirakira的眼睛让人看一眼就再也转不开视线,他的名字是:黄☆濑☆凉☆太☆。

凉太的特长是给远方来的水手唱歌,兴趣是打球,在海底鱼气高涨,珊瑚见到他都要害羞,可就是这样一条完美的人鱼,每天都过着寂寞而无趣的日子。

有一天,凉太找到深海灵媒绿间真太郎,求来一份双子座的晨间占卜。

“幸运物是海的颜色nanodayo,可能会有命定的相遇nanodayo。”灵媒绿间这么说道。

幸运物是颜色?小绿间果然又在骗人!凉太很生气,和灵媒吵了一架就离家出走了。

凉太埋头游啊游,因为能力太过逆天的关系,没怎么花力气就游出好远呢,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到了海的边缘。

啊,虽然小绿间是骗人的,可如果说是海的颜色,到了岸边肯定不对吧!

这么想着,凉太立刻准备回去,一转身却发现尾巴被什么东西勾住了,痛得不行。

啊啊啊!都是小绿间的错!占卜什么都是假的!凉太很郁闷。

就在这时,他听到有人在背后喊:“喂——那边帅气的先生??我的鱼线好像勾到你的腿了,你还好吗?”

人鱼一回头,看到不远处的岸上站着一个人类,小小只超可爱的男生,短短的黑色头发,大大的眼睛是海的颜色。

等等,海的颜色?

凉太愣了愣,想到了绿间真太郎的占卜。

竟然找到了呢。

 

蓝眼睛的人类叫做笠松幸男,是一个表面粗暴但是内心温柔的人,凉太一下子就喜欢上他啦!笠松前辈当然也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凉太,凉太这么帅气又这么厉害,谁看了不喜欢呢~☆

接下去的日子里,凉太每天在海边和笠松前辈相聚,能见到面的时间虽然很短,却完全没有影响凉太和笠松前辈的感情,反而让他们更加珍惜能在一起的日子。

凉太提出要和笠松前辈一起生活,被笠松前辈拒绝了,他说凉太这么shalala,应该生活在广阔的大海里,如果独占他的美好就太自私了,会遭到报应的,何况家里也没有那么大的水缸。

凉太超~级感动的!其实他超~级想被前辈独占呢!想被前辈藏起来,也想把前辈藏起来!最好是两个人藏在一起,每天只要能看到前辈就很开心啦,别的都无所谓呢!

当然,这些想法凉太不敢说出来,因为害怕会被笠松前辈打。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笠松前辈因为有了凉太的关系一生未娶,凉太也拒绝了一整片海域的女孩子,一辈子都没有生小鱼。

 

人鱼的寿命很长,可是人类只有几十年。

笠松前辈活到150岁,成了有史以来最长寿的人类,老有电台来采访他长寿的秘诀,笠松前辈一概只说两个字:养鱼。

然而这个凶巴巴的老爷爷家里根本就没有鱼缸。

所有人都觉得老爷爷在瞎扯,可他说的确实是实情。

 

后来世界上最长寿的人还是死了,寿终正寝在人类看来算是喜事,人鱼凉太却完全无法接受。

笠松离世以后,伤心欲绝的凉太哭着找到灵媒绿间,问他有什么解决的方法,绿间摸出一个挂坠,里面镶着一张黑色短发中分刘海的人类男孩的照片,保存的很好,还是簇新的样子。

绿色头发的灵媒看着照片说:“尽量别忘了nanodayo。”

 

3

笠松幸男的读后感:

“黄濑,我现在转发给绿间和高尾的话可能就不需要我亲自出手打你了。”

 

4

第二个故事·《猫的报恩》

 

很久很久以前,日本的深山里生活着一个叫做笠松幸男的男孩子,短短的黑发,蓝蓝的大眼睛,小小一只可爱的不得了,是一个表面上凶巴巴但是内心超级温柔的暴娇少年☆。

笠松前辈一个人住在山中的小木屋里,种了一小块地,每天挑水砍柴耕地做饭,过着自给自足、朴实而无趣的生活。

虽然是一个很可爱的人,但是就私生活来讲真的超~级无趣哦,明明还是十八岁风华正茂的少年,却活得像个老爷爷一样呢。

有一天早上醒来,笠松老爷爷突然超想喝菌菇汤的,他是个行动派,洗完脸吃过早饭就去森林里找蘑菇了,找啊找、找啊找,一上午过去,竟然一个蘑菇都没有找到,却找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黄色猫咪,也就是shalala的黄☆濑☆凉☆太!

凉太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猫咪!kirakira地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又帅气又软萌,笠松老爷爷一下子就被迷住啦!

猫咪倒在一片蘑菇边上,棕色的小蘑菇挤在一起瑟瑟发抖,不停发出“对不起”“对不起”“有毒真的是对不起!”的声音。

“我说……”笠松前辈小心翼翼地把凉太抱在怀里,恶狠狠地说,“他们都自己说有毒了你还吃啊??怎么这么笨????”

凉太奄奄一息地争辩:“我、我没想到……这只蘑菇……这么……天然啊!”

“好了,先闭嘴!”笠松前辈继续凶凉太,“我带你去找解药。”

 

为了可爱又帅气的凉太,笠松前辈连菌菇汤都不喝啦,抱着中毒的猫咪就下了山,这真是超难得的哦!之前也说过笠松老爷爷私生活很无聊啦,距离他上一次下山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呢。

就这样,笠松前辈抱着金灿灿的猫咪在市集中穿梭,一看到药铺就进去求解药,可是一个下午很快过去了,一直到天彻底黑下来,笠松前辈还是一无所获,哪里都找不到道歉小蘑菇的解药。

“啊啊啊你这个笨蛋!”笠松前辈买了美味的小鱼干,坐在路边一口一口喂给凉太吃,“那蘑菇自己都说自己有毒了根本没有人蠢到会去吃啊!现在怎么办,解药都没有!!!”

凉太也很郁闷,蘑菇说的话也能信吗?他说自己有毒就有毒吗?万一这只是他为了自保呢?

但是很可惜,这就是一只非常天然的蘑菇。

 

夜里气温下降很快,凉太的状态越来越差,笠松前辈急得不行,脱了自己的外套包住凉太给他保暖,笠松前辈的外套果然都是笠松前辈的味道呢,凉太裹在里面超有安全感,好舒服好感动哦,想着想着就失去了知觉。

眼看猫咪闭上眼,笠松前辈心急如焚,咬咬牙就抱着猫咪往山上走。

 

深夜的森林超~可怕,比鬼屋还要可怕一百倍!到处都黑漆漆的,只能借着月光大致辨别方向,可是有的地方树长得太高了,连月亮都能遮掉呢,到了这种时候,都不知道是黑漆漆的一片比较吓人,还是突然看到发光的东西更吓人了。

笠松前辈抱着凉太在森林里走啊走,被藤蔓绊,被树枝刮,明明是白天经常走的山路,还是蹭了一身伤,可是呢,不管笠松前辈自己变得怎么样,都把怀里的猫咪保护得好好的。

是啦,前辈就是这么喜欢凉太!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笠松前辈终于停下脚步,细细一听,黑夜中除了风声啊、远远的狼嚎啊,还有小小声的“对不起!”“对不起!”“有毒真的是对不起!”

原来笠松前辈是来找系铃人了。

小小只超可爱的人类男孩子蹲下来问道:“蘑菇君,既然你这么天然,那就天然到底吧,如果中了你的毒该怎么办呢?”

蘑菇挤在一起又抖了一会儿,颤颤巍巍地回答:“真、真爱之吻!对不起!”

 

然后凉太就好啦!!

虽然笠松前辈无论如何都不肯说到底是怎么救的自己,可是凉太这么聪明可爱,当然早就猜到咯~☆

就这样,一人一猫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凉太的到来给笠松前辈枯燥平淡的生活增添了超级多的乐趣,每一天都用陪伴报答着人类的救命之恩。

 

可惜猫咪的寿命太短了,凉太虽然活了二十岁,比起人类的寿命还是太过短暂。

因为凉太的关系终于告别老爷爷生活的笠松前辈还没有长成中年人,凉太就永远地离开了他。

那以后笠松前辈伤心欲绝,把凉太埋在了后院,又变回了原来那个年轻的老爷爷,一个人度过了生命中剩下六十年。

 

凉太本来以为十几年的陪伴可以打开笠松前辈的心扉,却没想到自己的离去反而让笠松前辈把心门关得更死。

这样看来,残念,猫的报恩算是失败了呢。

 

5

笠松幸男的读后感:

“黄濑,不要咒自己死。”

 

6

“前辈,你根本没有好好看故事,阅读理解做的太敷衍啦!!!!亏我写的超认真,还把自己感动哭了!!”

面对一只哭泣的家养黄濑凉太,笠松幸男表示情绪稳定。

队长大人一手拿着辅导书在看,一手撑着黄濑的额头,把哭闹的大型学弟抵在一臂之外的距离,点点头说:“哦,那个水渍原来是眼泪啊,我还以为是口水。”

大概是语气过于平稳,黄濑凉太内心受到重击,愣了一下就开始呜哇哇哇地暴哭:“前辈你你你你你超过分的哦!!!!!”

有一个瞬间,黄濑·水做的·凉太觉得自己就好像失去了笠松前辈的人鱼凉太和失去了猫咪凉太的笠松前辈一样悲痛欲绝。

不,他比那两个更惨,他都没有拥有过笠松前辈啦!

金灿灿的脑子里浮现出一条难得清晰的逻辑线,顺着一个比一个更灰暗的箭头,黄濑君最终安静下来,blingbling的小星星暗掉了,头顶上的小花花也谢了。

把笠松吓了一跳。

讲真,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黄濑这么沮丧。

“黄濑?”笠松的手还在黄濑额头上,正好顺路摸摸他的脑袋,看没反应,又捏捏耳朵,还没反应,轻轻扯了扯耳钉,还是没反应。

……啧,逗过头了,队长大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不准备理我了?”笠松放下书,在黄濑面前蹲下,“你说错了,我的阅读理解做的一点都不敷衍。”

并不是话讲的少就代表敷衍,也并不是话说得越多就越真心,这两者之间不存在正比关系。

黄濑还是不理会笠松,情绪过于低沉的关系,飞扬的眼线都耷拉了下来。

笠松看得有点心疼,伸手捏了把黄濑丧丧的帅脸,柔和地说:“你自己把答案告诉我吧,让我对对答案。”

就算在闹别扭也没办法拒绝笠松的要求,黄濑君感到非常挫败。

但是没办法,谁让自己喜欢他呢!

“我想说的是……”黄濑一开口还有点哽咽,真心实意哭了一场,把之前想好的讲稿忘了个干净,“时间有限,应该抓紧在一起……”

“有一个问题,”队长大人帮黄濑擦了擦眼泪,“为什么你的前提已经确定了我喜欢你,只是因为各种有的没的所以才拒绝?”

黄濑眨眨眼,又挤出两滴眼泪,被笠松用拇指轻轻地抹去了。

 

对,就是这样的瞬间。

每一个这样的瞬间。

他的笠松前辈啊,整个人、所有的时间,都让黄濑觉得自己是被注视着、被珍惜着、被爱着的。

一个人是不是喜欢另一个人,真的可以从眼睛里看出来,可以从他做的每一件事里传达出来,就算嘴里不说,还是好像能听到他在喊着: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而笠松心里的喊话,他早已经好好地接收到了。

 

“我就是知道前辈喜欢我。”黄濑噘起嘴。

笠松又靠近了一点:“如果你这么自信,刚才干嘛这么低落?”

患得患失是恋爱脑的正常情绪啊!!!黄濑在内心咆哮。

金色头发的大型学弟低下头,声音闷闷地说:“前辈就算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如果前辈以后稍微有一点喜欢我了,只要想到那两个故事,不要当那一点喜欢不存在,我就还有机会。”

说完就被抱住了。

笠松幸男身上有一股很清爽的气味,是除了“笠松幸男”以外找不到其他标签的独特香气,是只有长期相处才能辨别出来的微妙香气。

黄濑凉太非常喜欢的香气。

“前辈?”黄濑愣在了这个香香的拥抱中,听到他的前辈的声音以皮肤、血肉、骨骼为介质传进了自己的耳朵。

笠松说:“我答应你了,白痴。”

这只黄濑凉太,早就是家养的了不是吗。

 

7

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在做好万全准备之后才开始的,很多时候只有一个念头罢了。

就像高三继任篮球队长,笠松自己也不知道前路如何,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还想打球。想打球的念头强过了对失败的畏惧、强过了对学长的愧疚、强过了对未来的迷茫,所以他走到了现在。

而现在,他也只有一个念头,喜欢黄濑。

至于其他的问题,在时间的尺度上又算什么呢?

 

道理笠松都懂,他还是很想把故事转发给绿间、高尾和樱井。

对此黄濑是拒绝的:“不行啊前辈!说出小绿间的心事他会打我的!”

“怕什么,他们来打你的话——”

“前辈会保护我的是吗?”

“我会帮你涂跌打药的。”

“前辈好过分!!!!!!”

 

End171024

 


真的,感觉自己有毒。

评论(8)
热度(49)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