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凤宍】猫老大 tbc 171018new

宍户亮是一只非常严谨克己的猫,就这方面来说,作为一只猫他算是相当不合格,大概在普世观念里,散漫恶劣如迹部、忍足之类的倒是要典型得多。

小凤落入的就是这么一只非常不猫的猫爪之中。

猫每天醒得早,狗子却会赖床,宍户又比其他猫要更早一些,大概每天四点就抓着小凤开始洗脸,根本不管人家醒了没有,完全忽视狗权,就这样,小凤被迫在宍户桑爱的洗礼中迎来每个新的一天。

顺带一提,他觉得很ok。

每日特训从一顿爆吃开始,宍户的理念很朴素,以小凤现在的身体状况,再多训练的效果都赶不上长大一丁点。

小凤初来乍到没有自己的食盆,宍户就借时间差强行挪用桦地的,为了方便监督,他还擅自把大型犬的食盆拖到自己的旁边,好和小凤一起吃饭。

宍户吃得少且慢,嚼两口猫粮就起身看看身边的狗,如果看到小凤吃得急了,还会把毛茸茸的尾巴甩过去拍拍小狗的背,让他吃得慢一点。


吃完早餐休息一会儿就开始晨练。

晨练内容直接沿袭宍户的习惯,绕着小区走10圈,原本是小跑来着,可是凤的小短腿受不了这么大的运动量,宍户就索性改了训练菜单,每天陪着小东西散步绕圈子,即使这样凤一开始也有点吃不消,宍户就一直跟他说觉得累就休息,然后不肯停下的反而成了凤。

实在拗不过小狗的时候,宍户会选择直接上嘴,叼着凤带他兜风。

一般来说小奶狗被这么叼着后脖子还挺舒服的,就像被妈妈罩着一样很有安全感,可是凤偏偏会不高兴,小东西不高兴就不和宍户讲话,只呜呜呜呜地叫,委屈巴巴的。

小凤天生好脾气,就算不高兴的时候也是软绵绵的,宍户看着好玩,嘴里叼着狗说话含糊不清的也还是要逗他:“又在闹什么别扭啊?”

小狗不理猫,奶声奶气地小声呜咽:“宍户桑都不懂我的心情。”

“哦?”宍户走啊走,突然闻到一股香气,小小的粉鼻子耸了耸,把狗狗放在脚边,给他舔了舔后脖子上的毛,“长太郎,有没有闻到花香?桂花开了哦。”

这大概是小凤狗生中和花的初遇了,因为那一刻和宍户桑一起,所以他决定喜欢这种香的铺天盖地却毫无攻击性的花。

“呜哇!超好闻的啊!”

“是吧?”成功转移视线,宍户爽朗地抬起头,在还不甚浓郁的花香中打了个哈欠,“走到花园就更香啦。”说完低下头又要去叼人家,只看到小狗扭着屁股走开,很好,遭到了无声的拒绝。

凤转过身来向着宍户,气鼓鼓地抬起头对猫说:“宍户桑,我自己走啦!我们一起!”

小狗黑葡萄似的眼睛水水亮亮的,这会儿大概是五点半,刚刚升起的晨曦又给黑葡萄洒上了一层明黄色的光芒。

看着晨光下显得暖乎乎的小奶狗,宍户本来想说你不用这么着急长大啊,想了想还是憋回去,只是蹭蹭小狗的脑袋,认真地答应他:“好好好,我们一起走。”

 

有一天下午,宍户带着凤训练的时候迹部来了,一转头发现金吉拉站在身边,宍户直接弓起背吓了一跳。

“我靠,你来干什么!”

“啊嗯?”迹部眯起菜刀眼,“你的意思是本大爷不能来吗?”

宍户扭过头开始舔自己背后的毛,在整理的间隙吐槽他:“你这个反派角色。”

迹部居然很受用:“哼,那也是迷人的反派角色。”

两只宿敌猫咪在唠嗑,那边墙脚下的小凤支着两条小短腿不停地蹦跶,目标是墙上不知道谁在什么时候画下的一道歪歪扭扭的横线,十几下跳完,小白狗已经成了小灰狗。

“这么拼?”迹部一脸嫌弃,“他傻你也傻啊?”

“你才傻呢!”宍户心里知道迹部的意思,还是下意识怼上一句。

虽然小凤加入的事闹的挺大,甚至立下风铃挑战这么具体的考核内容,实际上却并没有什么确实效力。为什么这么说?你想啊,小凤当天就住进了冰帝猫群的驻地,虽然是和宍户挤一个窝,吃的是桦地的口粮,但是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小凤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和大家一起生活?

这傻孩子,明明已经达成了!

宍户看着不远处起跳落下、起跳落下无限循环的小白团子,摇摇头说:“他的目标和你想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嘛,可能是精神层面的东西?”

“切,”迹部嗤之以鼻,“猫狗一辈子就十年出头,流浪的更短,我们现在自由来去没人管,有饭吃,有不湿不冷的地方住,还要追求精神层面会不会太奢侈?”

宍户斜了金吉拉一眼:“说得好像你没有一样。”

有吃有住还想要自由,本身就是奢侈的一种。

迹部沉默了一下,慢吞吞地说:“宍户,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当不了猫老大吗?”

宍户这次看都没看他一眼,干巴巴地扔回来一句:“不知道,也不感兴趣。”

友猫食古不化,金吉拉不怎么高兴地哼了一声:“一点都不可爱,好好带你的孩子吧。”

然后就迈着猫步悄声无息地又走了。

迹部一撤,宍户就踱过去给小凤舔毛,不得不说,猫的洁癖遇到狗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小凤出现以来,宍户为了多吐毛球几乎要变成食草动物。

小白狗又被猫咪舔的一歪一歪的,艰难地说话:“宍户桑,刚才迹部桑来过啊?”

“咦?”宍户倒是很惊讶,停了嘴看他,“你知道?”

“唔,听到你们讲话了。”

可是我以为你光蹦跶就用掉了所有体能和脑仁呢,理智阻止了宍户把这句话说出口,他突然发现这只小狗可能真的如岳人所说的那样“很厉害”。

当然不是说宍户本来看低了凤,小东西的执行力和决心大家都有目共睹,只不过现在发现他身上有趣的地方可能还远不止那几处罢了。

“偷听别人讲话可不好哦长太郎,”宍户笑他,“开小差该怎么罚?”

一瞬间,凤又挂上那副水汪汪的狗狗眼,看着宍户开始呜呜叫。

黑色长毛猫无可奈何地看着小狗,伸出爪子轻轻戳戳他的小鼻子,面对凤讨饶卖乖的专用表情,“长太郎好狡猾!”,他这么评价道。

 

时间过的很快,小狗长势喜人,可还是跳不上二楼,不过不论是宍户还是凤都没有为此感到焦虑就是了。

冰帝猫群的广大喂养人给小凤准备了新的食盆和新的窝,小凤开开心心地用上了自己的盆,却对狗窝敬谢不敏,依旧死乞白赖地和宍户睡在一起。小狗也不需要再去抢桦地的口粮,他有了自己的人类粉丝,也有了自己独一份的专属狗饭。

 

本来以为日子就这样下去了,直到有一天,小凤那几个人类粉丝中的两个女孩子提着一个航空箱出现在了宍户和凤一直训练的地方。

 

 

tbc

评论(11)
热度(18)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