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凤宍】猫老大 tbc 171015new

凤狗狗不是进入冰帝猫群的第一只狗,他还有一个叫做桦地崇弘的前辈。

桦地是一只深咖啡色的大型犬,看品相的话大概可以找出黑背、苏牧、松狮、甚至藏獒的影子,然而事实证明这些威风凛凛(?)的名犬拼在一起并凑不出一只帅度MAX的狗王,也可能是一只憨如水牛的桦地。

“桦地,”一个慢吞吞的声音说,“把那只小东西给本大爷扔出去。”

“USU。”

大型犬还没动爪子,一只黑色长毛猫就蹦出来挡在了他的目标前,嘴里也没闲着,噼里啪啦对刚刚发号施令的猫一通骂:“靠,迹部你干什么!长太郎那么小,你居然让桦地扔他!”

迹部景吾是一只银色渐层金吉拉,冰帝猫群的老大,面对头猫威信第无数次受到来自同一只猫的冲击,猫老大直接炸毛:“宍户亮!”

被点名的猫毫无惧色:“迹部景吾!”

就这样,一黑一银两只长毛猫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刚上了。

围观群众倒是见怪不怪,一点没有要拉架的意思,树杈上还钻出来一只深棕色泛着红的松鼠,biu地往下一蹦,踩着深色虎斑纹短毛猫忍足的毛脑袋一个二级小跳,漂亮地落到蜷在宍户尾巴下面的小凤面前,开开心心地和他打招呼:“嗨!我叫向日岳人!你也好矮啊!”

看着来鼠终于见到同类的兴奋脸,凤小脸一懵,一时间有点分不清这到底是打招呼还是挑衅,然后转念一想,宍户桑刚见面时也说了类似的话,就姑且认为是冰帝内部表达友好的方式吧。

“你、你好!”凤小声说,“我叫凤长太郎。”

岳人也钻进宍户的尾巴下面,和凤挤在一起说小话:“迹部,”指指外面,“超凶的,但不是坏猫。”

“我、我知道的!”小凤说。

“咦??”岳人很惊讶,“你没有被他吓到吗?”

“有是有一点啦,”小奶狗声音呜呜咽咽,“可是宍户桑说你们都是他的朋友,所以我不害怕宍户桑的朋友。”

小狗的高觉悟惊到了岳人,小松鼠嗖地一下窜回忍足脚下,顺着那只懒洋洋的虎斑一路爬到头顶,小爪子拉住猫耳朵就对着喊:“侑士侑士!那只小狗很厉害!他不怕迹部!”

忍足伸出爪子把脑门上的家伙扒拉回脚边,舒舒服服垫着松鼠枕头趴好:“哦,有什么关系呢,你也不怕迹部啊。你和宍户那家伙不也是刚见面就挑衅他来着么。”

“不一样的!”岳人急吼吼想要表达观点,都顾不上挣扎了,“我和宍户是真汉子,这小东西明明很怂却不怕!”

“岳人,你不觉得这话说的很奇怪吗?”

“真的!还有别把我当垫子啊混蛋侑士!!”

 

另一头的两只猫还在吵。

炸毛是很麻烦的事,完事以后还要重新把浑身上下舔一遍整理干净,否则乱糟糟的不符合冰帝美学,可事已至此,输猫不输阵,真干起来打不过也就罢了,还没打先怂了怎么行?万一传出去,怎一个名誉扫地,还如何在猫界混?

实际上迹部和宍户经常吵架,以前还会有猫站出来拉架或是好心给台阶,可日子一长次数多了,那两只乐此不疲,围观群众倒是看得很疲劳,也就随他们去了,反正他们总能自己找到台阶的,退一万步说,就算实在找不到也无所谓,大家装作无事发生过就好。

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不过今天有点不一样。

我们多了一只刚刚被岳人盖章“很厉害”的凤宝宝。

貌似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就看到一只软绵绵的小白狗蹭着宍户的身子一点点转到他身前,努力抬起头,隔着山一样大的桦地和桦地背后的金吉拉对话:“迹部桑,请问要怎么做才能接受我呢?”

一瞬间在场的猫狗都愣住了。

对于迹部来说,这样的剧情展开比刚刚还要更尴尬一些,因为比起使用巧妙手法结束和宍户的对峙,对付这只不知根不知底的小东西更为棘手。

关键他真的只是天性使然随口刁难,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劳什子的入会流程啊!

所以现在怎么办!

面对不约而同扔过来的数道看戏目光,金吉拉在心里很不华丽地骂娘,任务太简单显得没有威严,太难又过于刁难狗,这该如何是好?

谢天谢地,就在这时,趴在边上看了半天戏的忍足突然下场了。

“我说,”虎斑慢吞吞地坐起身来舔舔爪子,一双猫眼往上一抬,“二楼人家阳台上挂着的那个风铃,抓下来就算小凤通过,怎么样?”

宍户顺着忍足的目光迅速看了一眼,毛炸得更开了:“忍足你和迹部串通好的吗!什么意思!那么高,长太郎哪里够得到!”

凤也很努力地仰起小脑袋想要看看虎斑口中的“风铃”,可是那个位置对于小狗而言确实有点太高了,都快仰面倒下去了也只能看到栏杆而已。

“过分吗?”忍足又说,“你难道够不着?”

宍户眯起眼:“我当然够得到!”

“所以说啊,”虎斑好整以暇地继续,“小凤既然想加入猫群,达到猫的标准不是很合理吗?”

 

迹部习惯性怼宍户,忍足则是相当单纯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就这样,两只猫明明怀着截然不同的动机,却在结果上一拍即合,又一次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达成了默契。

宍户越想越生气,忍不住用尾巴抽了一下地面,把身边埋头吃饭的凤吓了一跳。

顺带一说,小凤这碗口粮是宍户从桦地嘴里强行抢下来的,小土丘似的一大盆,和小奶狗的体型不相上下。

“宍户桑,你还在生气吗?”小白狗从碗里抬起头,抖抖大耳朵,挪过去蹭蹭看上去心情不佳的长毛猫,结果蹭了人家一屁股狗饼干屑屑。

宍户看看脚边的毛团子,又看看毛团子吃了没多少的狗粮,凶他:“怎么不好好吃饭!”

小狗闪着水汪汪的眼睛呜呜叫:“吃不下了。”

“不多吃点怎么长大!不长大怎么去抓风铃!”宍户嘴里还在骂狗,一边已经低下头去给小东西舔脸了。

“你们狗真是的,吃个饭都这么乱七八糟,猫就不会这样。”

一边任劳任怨的舔舔舔,一边还在吐槽。

小凤被猫咪长着倒刺的舌头舔得一歪一歪,不得不闭上眼睛,小声说:“宍户桑请相信我!我一定会追上你的!”

“你们狗!个子那么小,倒是会说大话!”

“宍户桑请不要再说‘你们狗’了,我可是正在努力加入猫群啊,不要忽视我的主动和决心呀!”

没错,就在十几分钟前,凤不顾宍户百般讨价还价,主动站出来答应了忍足看似合理实际胡搅蛮缠的入会条件,小狗的想法也很简单,但凡是宍户桑做得到的事,他就一定要做到,倒不是为了攀比,只是否则的话,要如何成为能站在长毛猫身边的狗呢?

“你是不是傻,”宍户更生气了,一口咬住凤的后脖子把狗甩回小山一样的狗粮前,“我能跳上去是因为我是猫!猫的弹跳力你能比吗?别看我,快吃!”

“呜……”

 

第二天,凤长太郎的猫化特训正式开始。

tbc




评论(8)
热度(21)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