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黄笠】笠松的秘密 (甜饼 一发完

高中生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中,黄濑凉太最喜欢的就是唱K了,可惜这个爱好自从进了海常就惨遭封印,倒不是他自己的原因,实在是生活所迫。

对此黄濑也不是没抗争过。

最开始是和海常队员混熟没多久的时候,有一天训练结束,大家聚在部室里商量去哪儿玩,最先换好衣服的森山哗啦啦啦翻着珍藏已久的搭讪宝典,开开心心地提议:“说到团队活动,果然还是联谊!”

被笠松打了。

“联你个头!”队长大人想起黑历史,羞愤交加地咆哮,“天天想着联谊,把你闲的,明天训练加倍!”

森山先是尖叫一声“鬼主将”,叫完又不知好歹地继续:“笠松幸男你的毅力呢?因为一次失败就放弃吗!?”

对此小堀耿直地提出质疑:“是一次吗?”

森山瞪他一眼:“两次而已,四舍五入等于没有,我们应该继续!前途一片大好!”

“真有脸说!”笠松骂他,“有完没完!”

眼看三年级前辈即将陷入三岁水准的争吵,一年级的黄濑跳出来力挽狂澜:“前辈前辈,我们去唱K吧,我有会员卡,还可以吃免费的自助餐哦!”

有的玩又有的吃,理论上问题已经得到完美解决,谁知道笠松竟然火气更大了:“那还不如去联谊!”

“哇!队长答应去联谊了!”

“答应你个头哦森山由孝!!”

最后当然没有联谊也没有唱K,笠松幸男不负鬼主将之名,毫无新意地在家庭餐厅聚个餐就把大家打发了。

等到所有人吃饱喝足,队长大人大概良心发现,凶巴巴地让想唱K的人自己去第二趴,就是说什么都不肯一起。

“前辈真是的!”黄濑挂在笠松身上耍脾气,“队长怎么可以不一起呢!”

“就是啊!”森山学着黄濑噘嘴,“队长怎么可以不一起呢!”

队长没有理他们,留给两只一人一个暴栗和一个帅气的背影直接拎包走人,顺便带跑好几个无心再玩的后辈,局就这么散了。

 

然后是桐皇战后,虽然输了比赛,教练还是决定请客让小伙子们去玩一下,犒劳犒劳这段时间辛苦备战IH,亏得年轻人新陈代谢快,第一天还一个个痛定思痛兴致缺缺,第二天就纷纷觉得不去白不去了。

这次提出唱K的是早川,篮球队的部室里,二年级元气满满地大吼:“大(家)去(唱)歌吧!”

咦咦咦咦咦咦?

所有人不约而同看向自家大前锋,依然是耿直的小堀首先提出质疑:“早川,你唱歌会吃字吗?”

“(不)会啊!”

森山怪叫:“会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

“(不)会!”

中村在边上推推眼镜,冷静地替他解释:“他说的是‘不会’。”

眼看大家意见快要达成一致,黄濑头顶瞬间开出一朵小花,终于可以一展歌喉的喜悦甚至冲淡了输给青峰大辉的忧伤。

然而他漏算一点,笠松幸男并没有参与对话。

“笠松前辈呢?”

“别找了,”森山拍拍黄濑的肩,“你家笠松前辈就算同意了自己也不会去的。”

黄濑不能接受:“诶诶诶诶诶诶??为什么为什么啊????”

虽然说团建缺了笠松不是不行,可队长大人在海常篮球队内的威信比想象中大的多,尤其对黄濑,所以就算大家一致通过要去k歌,队长如果不参与还是无异于一票否决。

“嘛,这个啊,”面对一群求知欲旺盛的后辈,森山和小堀交换了一个眼神,神神叨叨地说,“是笠松的秘密。”

 

黄濑的生活被笠松的秘密绑架了。

不论什么时候、不论走到哪儿、不论在干什么,都无法摆脱想要破解秘密的念头。

前辈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和唱K又能有什么关系呢?怀着这样的心思,新人王牌愈发粘起主将,人在身边的时候物理黏着,距离远了改遥遥相望,彻底脱离视线也不怕,直接简讯轰炸。

一个月下来,队长大人不胜其扰,甚至想打人。

有一个星期黄濑难得没有模特工作,完成了入学以来首个周全勤,还不止,每天午餐时间准点出现在笠松班级门口,不过五个工作日,已经和一整班高三前辈混熟了。

“笠松!黄濑找!”

同学的呼唤和一年级kirakira的眼神同时出现,森山噗嗤一声笑出来,笠松确定有诈,恶狠狠地问他:“你是不是知道那小子在搞什么鬼?”

森山点点头再摇摇头,最后一摊手:“可能在追你?”

笠松幸男暴怒:“不要开这种玩笑!”

“哈哈哈哈,”森山幸灾乐祸,“快去,黄濑该等急了!”

结果两个人一抬头,等急了的黄濑已经走到跟前:“笠松前辈真是的,好慢!”

笠松无语地看着不高兴的一年级:“这么大的人了,没人陪着不肯吃饭吗?”

这么大的黄濑像只小河豚一样股起腮帮子:“以前在帝光都是和队友一起吃的呀!”

队长大人眉毛一挑,一句“残念你已经进了海常”到嘴边又咽回去,换成“以前也不见你一直来找我啊”,觉得不妥又咽回去。就两秒钟的功夫,笠松脑子里已经转过好几个念头,最后却只叹了一口气,拎起便当拉着黄濑就往外走,走出几步还假惺惺地回头问森山要不要一起,森山对着黄濑的鬼脸翻了一个大白眼,摇摇手说不了不了。

主将和王牌在学校里绕了半天,最后决定在实验楼的背阴处解决午餐,这里是校园怪谈多发地,鲜有人至,也就不用担心被打扰。

地方已经够鬼了,还是及不上黄濑心怀的鬼胎,高大的一年级挖一口饭瞟一眼笠松,看得三年级食不下咽,忍不住吃到一半就开腔摊牌:“黄濑,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189cm的大个子整个一抖:“没有!”

“没有你个头!”笠松用筷子尾戳戳黄濑额头,“快说!说完以后每天该干嘛干嘛,别老围着我搞事!”

黄濑委屈巴巴:“我哪有搞事啊!”

“哪里没有?”

“哪里有!”

“哪里都有。”

“哪里都没有!”

俨然两个智障。

还是笠松先反应过来,放下手里自己的饭盒,一把抢过黄濑的便当藏到背后:“不说?不说就别吃了!”

黄濑也不怂,长臂一伸挟持走笠松扔下的午餐,尾巴甩啊甩要上天:“那就换着吃~”

眼看心爱的土豆炖肉落入贼手分分钟面临撕票危险,笠松幸男迎来人生大危机,放还是不放?这是一个问题。

天人交战一秒钟,队长大人情急之下一声大吼:“到底什么事啦!”

两个人都愣住了。

竟然不是平素低低的、沙沙的、好像散发着钝光的声线,队长大人这一吼的频率明显增高,几乎可以用清亮形容,加上那个放弃挣扎的糟糕句式,尽管音量不小,却俨然是在撒娇。

黄濑感到有点晕眩。

等等,前辈的声音还可以这么可爱的吗?

还是说我又不小心开启了什么错误开关?

黄濑当初只用短短一星期就习惯了笠松的暴力飞踹,在抖M方面可说是前科昭著,眼下他会选择首先进行自我怀疑,也算是相当合情合理合乎人设了。

可笠松通红的娃娃脸打断了他。

更加牙白的是,队长大人用还没完全平复的声音乱七八糟说着“我走了”落荒而逃,扔下黄濑一个人风中凌乱。

 

一般来说,神奈川县私立海常高校男子篮球队的主将笠松幸男是一个滴水不漏的男人,自那以后黄濑仍不放弃日日粘着笠松,却再没听过队长大人不同的声音,以至于时间一久,甚至要怀疑嗓音甜腻清亮的前辈只是自己的黄粱一梦。

转机出现在一个黄濑工作归来的下午。

兼职模特回到学校的时候还剩下最后一节自习,想想回去也不会好好看书,索性晃去音乐教室碰碰运气,没人的话还能好好睡上一会儿。

结果没走到门口就听到有零零星星的吉他声和说话声传出来。

运气不好呢。这么想着,黄濑懒懒散散地打了个哈欠,嘴还没闭上就听到对话中出现了一个心心念念的名字。

“笠松,你一个人就行了啊,自弹自唱多好!”

诶?笠松?

是他的笠松前辈的笠松吗?

这么说起来,讲话的声音本身也挺熟悉,好像就是笠松班上的学长。

然后他的笠松前辈的笠松说话了:“别开玩笑了,合唱比赛当然要大家一起啊。”

“嘿嘿,我当然知道!”之前那个声音讨价还价,“不过你乐感好,至少负责教会大家唱吧?”

这次笠松倒是爽快同意了:“好吧,唔,那我先唱一遍,然后再一句一句教大家跟唱?”

“好!麻烦笠松你咯!”

要唱歌的明明是笠松,蹲在门口听墙根的黄濑却觉得心要跳出来了,一开始先是几组和弦,然后是流畅舒缓的木吉他旋律,最后是笠松的歌声。

的确,这是一条长廊

地板砖是四个角的拼图

并排行走着,在我们不变的回家路上

黄濑听着听着就无意识地睁大了眼睛。

……哇,是那个清亮的嗓音。

你对我说,笑一下嘛

虽然想稍微试一下

但是在底下的侧脸旁边

本应开心笑出来的都没能成功

尽管唱了没几句,笠松那把与平日不同的嗓子已然变成一只猫窝在黄濑心口,尾巴甩阿甩,搔得他心痒难耐。

他大概知道笠松的秘密是什么了,也知道队长大人为什么要保守这个秘密,事实上在知晓真相的此刻,黄濑瞬间倒戈,加入了保卫秘密的一方。

球场上的前辈已经够让人移不开眼了,再加上现在这个,还让不让人活啦?

不行,后辈里知道真相的只能有我!

黄濑的小心思还在磨刀,教室里有人发现了门外偷听的一年级,学姐开心地叫起来:“这不是黄濑嘛?”

同时杀过来的还有笠松的目光,明明和平时一样凶巴巴,衬着倏然转红的脸却毫无威胁的样子。

刚才的学姐又说:“黄濑君,笠松正好缺个谱架,你能来帮忙吗?”

“好啊好啊!”嘴上还没答应完,谱架君已经荡漾着飘进教室,一屁股在浑身写满拒绝的队长大人面前坐下,拿过琴谱端端正正举好,末了还挺了挺腰背,生怕自己不够像谱架。

笠松不想在班级同学面前骂黄濑,等人到了跟前才低声开训:“你小子不上课在这里瞎晃什么!”

“自习呀自习!”黄濑一歪头,“而且我已经请过假啦,只是提前回来了。”最后做作得不行地补上一句,“我很乖的,前辈~”

两个人还凑在一起讲悄悄话,就听到那边班长说:“我们继续吧!”

一瞬间,面对将要“近距离在黄濑面前唱歌”和“近距离听笠松前辈唱歌”这个一式两份的事实,黄濑眼睛亮亮的,仿佛在球场上开了zone,笠松则显得很绝望,但是能怎么办呢?只好认命对着kirakira的一年级唱起来。

1年2年3年4年

这样延续下去的,我们的明天

比起过去

至少给人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嘛

“在这里哦”地说着 把手牵住

好像把明天也一并牵住了一样

比起用语言,我果然还是更赞同陪在身边这种做法呢

本来就是一首写小情小爱的小调,高三拿来唱的话延展成同学间的友爱也没什么问题,尤其是面临毕业的当下,歌词甚至可以说贴切,托了旋律轻快的福,唱着歌的时候即使想到同窗三年马上要天各一方,也只会略略感慨,而不至于有多大的情绪起伏。

本来是这样的,本来。

现在多了一只黄濑凉太,一切都不对了。

一年级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家队长,第一次听笠松唱歌加上第一次听笠松弹吉他的双重冲击势大力沉,快把189cm的大型学弟撞晕了。

笠松的眼睛是饱和度很低的蓝色,向来有安抚人心的附加能力,现在看着,却好像盯着体育馆成片的水银灯一样亮到晃眼。

最糟糕的是,他的大眼睛虽然低垂,脸和耳朵却越来越红,又看到前辈崭新一面的念头像是在心里噗噗噗冒着五颜六色的气泡,让黄濑稀里糊涂想起进入海常以来和笠松相处的点滴。

怎么回事啊!明明是和那么多人一起的合唱练习,却生出这么doki doki的气氛。

唔……大事不妙。

黄濑和笠松同时想着:太糟糕,实在是太糟糕了。

 

后来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主将大人解除了不唱K的铁则,不愿意唱K的反而成了黄濑。

当然他的反对并没有什么卵用,冬季杯结束的聚会还是定在KTV,就是黄濑说有会员卡的那家。

塞进一个篮球队显得有点挤的大包间里,小堀浩志在认认真真唱歌,早川看着角落里黏在一起的王牌和主将,悄悄问身边的森山由孝:“森山前辈,笠松前辈为什么不唱歌?难道因为会走音?”

森山想起某个下午气氛微妙的音乐教室,面色深沉地摇摇头:“不,是为了保持威信。”

二年级于是更茫然了。

 

End20171010



以防万一有人不知道我在写点什么鬼,加一个PS——

这是一个保志总一朗的声线梗!


另外我不会日语,虽然知道早川吃的都是r音,但是为了剧情需要就随便写了,此为bug。


笠松唱的歌是canappeco的日和

评论(6)
热度(78)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