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黄笠】怪怪的 tbc 170914new



黄濑在帝光的头两年过的非常无趣,没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也没什么搞不定的东西,初二以后的日子稍微好玩一点,但是有点像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本来是怎么都输不了,变成怎么都赢不了。

当然不是说对外比赛,是指和青峰大辉one on one。

就因为在人群中多打了你一下头,青峰大辉莫名其妙成了黄濑凉太的人生目标,而且是相当理想的一个,因为短期内无法企及。

普通人类可能无法理解,轻松的人生真的很无聊,只有当“得不到”的结果促发“想得到”的动机,才堪堪开始有点意思。

黄濑凉太想要超越青峰大辉,青峰大辉希望黄濑凉太快点变强超越自己,两个人就这样在供需上达成了一致。

 

这大概是黄濑凉太十五年来最澎湃的一段人际关系。

 

当然绿间真太郎、黑子哲也他们也不赖,奇迹组的出现让黄濑凉太第一次产生归属感,“哦,这才是我该待的地方,这些家伙才是我应该相处的人”,他曾经这么告诉自己。

都是独立强大的个体,如果只有两个的话绝对会互相排斥,六个在一起反而能牵扯制约,明明彼此间仍保持距离,却可以在一个小型磁场中共存,联成共同体。

奇迹的世代看上去是一个团队,更像是领袖之间的联盟,那种微妙的联结比什么都坚固,同时也比什么都脆弱。

而黄濑很享受这种社交模式,并且一度以为这就是他的最优选择。

直到进入海常,一切都变得很奇怪。

具体怪在哪儿?

他说不上来,可是,好像,还不错?

笠松、森山、小堀、早川,还有被他挤出首发的中村,这些人和奇迹世代不一样,身上没有光环,怎么看都是十足的普通人类,可他却完全不会觉得这些人很弱,也不会觉得和他们待在一起很无趣,哪怕这些前辈对自己坏透了。

对!坏透了!

想到这里,黄濑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你在哼什么?”坏透了的笠松前辈突然说话,打破了黄濑的发呆结界。

黄濑跟刚睡醒似的一脸懵:“啊啊啊没什么!”搔了搔头,“我觉得前辈怪怪的。”

笠松眯起眼:“……什么?”

“为什么要说那种话啊?”

“什么话?”

“不能依靠什么的。”

“哦。没什么。”笠松放下黄濑的废脚,站起来问他,“好点了吧?能自己起来吗?”

黄濑耍无赖:“不能!!还痛!!”

笠松脑门一排十字,一巴掌拍上金灿灿的脑袋:“那你就去死吧!”

黄濑抱着头在地上打滚:“前辈你好脏啊都没洗手就打我头!”

叮,有一根叫做克己复礼的弦崩了。

“黄!濑!凉!太!”队长大人咆哮出声,“那特么是你自己的脚我都没嫌你臭!”

    

关于那句话的挖掘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不过好消息是黄濑(单方面认定)和笠松和好了,并且深深确认队长绝对不讨厌自己,金毛一年级的逻辑无懈可击:如果一个人连他的臭脚都不嫌弃,怎么会嫌弃脚的主人?

……倒也是无法反驳。

 

很快到了周六,这天黄濑确实有工作,虽然早就和笠松请过假,可是小动物的直觉告诉他如果真的翘掉比赛一定会彻底被队长大人拉黑的,所以黄濑飞快搞定上午的拍摄,午饭都没吃就冲回了学校。

赶到体育馆的时候比赛打到第三节最后两分钟,海常领衔12分,一年级的首发一进门就看到队长大人跳投的背影,灌入的空气鼓起球衣,可以隐约看到脖子、锁骨、肩胛、手臂肌肉的联动,细长有力的小腿裹着黑色护胫,球场上的这个笠松幸男拥有很多力量型大高个所不具备的力量和美。

黄濑沿着场边往休息区走,眼神却没有离开过场上的笠松。

一入海常就是首发,黄濑知道队长厉害,却没在场下认真看过他打比赛,现在看到了,有点惊艳的意思。

看笠松打球对黄濑来说是很新奇的体验,篮球场无疑是巨人的天下,但他并不是没见过180cm以下优秀的球手,实际上奇迹世代里就有两个。

紫原敦有一个理论,他觉得篮球这个运动打着公平的旗号本质却非常残酷,个子越高必然越有优势,矮个球员怎么努力也难望其项背。黄濑以前深以为然,毕竟看过那只身高臂展都超过两米的紫毛守在篮板下,就算是同队也还是会有点喘不过气。

可能正因为队友的存在每天都在实践紫原理论的关系,赤司和黑子主动缩窄了自己的篮球领域,他们两个人,一个上帝视角,一个透明少年,看上去是两个极端,实际上却都是辅助型,通过加强其他技巧来补全运动力和身体素质的不足。

黄濑很敬佩曾经的队长和第六人,无数次惊异于赤司的洞察力,也常常为黑子的神出鬼没而叹服,那时候他以为至少在中学篮球界,黑子和赤司应该是小个子球员的巅峰了,但是此刻,笠松幸男向他展示了另一种可能性。

灵巧也可以很有力量,力量也可以很有美感。明明是场上10人中最小只的一个,却能运筹帷幄、把握节奏、组织进攻,关键时刻可以自己出手得分,也可以精确地传球助攻,那张凶巴巴的娃娃脸和赤司一样让对手不敢小觑,转身面对队友的时候,却又成了安慰剂,同时还是一剂强心针。

帝光时期的绝对胜利很棒、很爽。

可是现在他突然意识到运动毕竟不是狩猎,血腥和单方面压制不是所有,张弛有度的对抗充满了张力,队员在场上的联结更为迷人。

第一次,黄濑凉太体会到了篮球这项运动的美感。

因为笠松幸男。

他甚至开始为赤司和黑子的选择感到可惜。

 

第三节终场哨响,分差扩大到16分。

海常的队员看到黄濑出现都很惊讶,森山一边擦汗一边问他:“你来干什么?”

那口气就好像黄濑凉太是与他们无关的闲杂人等一样,王牌小同学一口血闷在胸口,刚想开口抗议,就听到笠松居然也问了一遍:“你来干什么?”

黄濑真的想打人。

当然他不敢。

而且他明明看到笠松见到他就忍不住在笑,哼。

“前辈们好过分!”黄濑嚷嚷,“我超努力地完成工作,饭都没吃就冲回来了!!”

笠松瞟他一眼:“没吃饭?”

“是的啊!”

黄濑满心以为会获得前辈的表扬,不想却收到了前辈的掌掴。

“吃饭去!”笠松眼睛瞪得圆圆的,“饿着打比赛,找死啊!”

“我我我我有经纪人姐姐给的小面包我现在吃!”

又被打了。

笠松吼他:“刚吃完就运动,黄濑凉太,你第一天打球吗?”

大概第一天打球的一年级抱着头哭哭。

森山笑倒在小堀背上,早川的脸上则弥漫着一种大好的比赛气势被莫名带跑了的茫然感。

黄濑不死心:“那那那我还是直接打,反正就一节……”

“死心吧!休息时间到了,你小子没热身还想上场?这次要是再崴脚可没人管,自己抱着脚哭去!”笠松一锤定音,驳回一切反对意见,“要么自己去吃饭,要么把你的小面包吃了坐板凳等我们打完。”

然后就带着大家回去了场上。

那边场中央开始争球,这边黄濑的肚子也“咕咕咕咕”开始叫,刚才一直纠结吃没吃饭的事,停下来才发现哇靠真的好饿啊……

不过话说回来,笠松前辈刚刚让我等他(们)打完,是要带我去吃好吃的吗?

哇,不知道会吃什么好吃的呢?

真好啊,诶嘿,赶回来真是太好了,嘿嘿嘿嘿嘿……

黄濑越想越开心,金灿灿的头顶几乎要冒出一朵小粉花。

“黄濑?”有人喊他。

“黄濑?”又喊了一声。

“黄濑!”

到第三声黄濑终于醒了,一看居然是教练,连忙不好意思地赔笑着道歉,教练倒是没放在心上,直入正题:“你和队员们相处的怎么样?”

黄濑想了想决定老实交代:“不怎么样。”总觉得不妥,又补充了一句,“和笠松前辈还不错。”

结果武内教练一脸这孩子是不是傻了的表情看着他。

“教练?”黄濑眨眨眼,“怎么了吗?那个,我会和大家好好相处的,毕竟才刚刚加入嘛。”

“哦哦哦,没什么,”教练的口气很微妙,“我就是问问情况。”

黄濑歪歪脑袋:“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

能有什么事?他本来怕黄濑对笠松有意见,想跟他说笠松这个人就是看上去凶,其实人特别好,结果……

嘛,自己果然年纪大了吗?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看不懂呢。

tbc

评论(7)
热度(25)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