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黄笠】怪怪的 tbc 170912new

被迫重新回到黄濑跟前的笠松一脸不爽,完全当金色头发的一年级不存在,恶狠狠地问森山:“你拉我过来干嘛?”

森山和黄濑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眼巴巴地等着前辈送台阶,等来得分后卫开开心心的一句:“我看黄濑一个人站在这里好尴尬啊,就拉你过来看看笑话。”

笠松:……

黄濑:……

啊啊啊!!这个也是,那个也是,不给好脸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嘲讽!

食物链底端的黄濑小朋友越想越伤心,眼眶一热就呜呜呜哭了起来。

成功吓住了他的队长大人。

“喂!你哭什么??”笠松要疯,眼看一只189cm的大个子说哭就哭,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整一个手足无措,“森山你也别光……靠,森山由孝你是不是人啊就这么跑了!?”

场边动静有点大,已经有队员往这边瞄了,某只哭包又不见停,笠松气急攻心,拽过一年级一头钻进没人的活动室关门落锁,瞬间把球场上繁乱的杂音通通挡在外面。

安静的部室里,黄濑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悲伤中,笠松也不说话,就看着他哭。

大概又过去两分钟,黄濑终于抽着气渐渐停下,提心吊胆的队长大人悄悄松了一口气。

讲道理,黄濑也不想这么丢人,可是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委屈过,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事实上一想到居然在笠松幸男面前哭成傻逼,黄濑凉太只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可惜人生就是这么无处可逃。

“那个,黄濑,你……”笠松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显然是在斟酌措辞,“哭完了?”

对方选择沉默,专心吭哧吭哧顺气。

没人接话,笠松只好自己往下说:“第一,我不会哄人。第二,我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而且实际上,理直气壮旷训练并且出言不逊的人是你,我确实不知道你有什么可哭的,”在黄濑顽固的沉默中,笠松第三次开口,“如果只因为别人没有包容你的任性就感到委屈,黄濑凉太,我真的很好奇你是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的。”

笠松幸男此刻站的笔挺,灰蓝色的大眼睛静的像湖面,两道浓眉习惯性皱起,他的位置和黄濑隔开一米多,加上黄濑因为窘迫而垂着头,两个人得以跨过11cm身高差平视彼此。

如果可以的话,黄濑真的希望能穿越到两分钟前把自己埋了,可惜不可以。

他的自我保卫系统试图让他用傲慢和无理应对眼下的状况,可是他知道,这也是不可以的。

笠松的话明明说的不卑不亢,黄濑却觉得比被人指着鼻子骂废物更难以接受。

不,应该说,如果有人指着他的鼻子骂“你这个废物”,黄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可是现在不一样,笠松的评价让他无法反驳。

过了挺久,黄濑自言自语似的说:“前辈,对……”

“抱歉。”可惜犹豫半天的“对不起”还没出口,就被笠松抢了白,“如果我说的话伤害到了你,那么对不起。”

黄濑愣住了。

然后笠松第五次开口:“但是我不会收回。”

 

练习赛中的发现还没机会继续探究,黄濑凉太遭遇了新的人生课题。

他第一次感到自己被讨厌了。

不是普通男生对他人气高或者球技好的嫉妒,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看不上,尤其讨厌他的人还是笠松幸男,自己已经悄悄认可了的队长大人。

这个认知不管是从理智上还是情感上都让他无法接受。

被自己讨厌的人讨厌也就罢了,被喜欢的人讨厌什么的也太惨了吧?普通人都受不了,何况习惯了众星捧月的黄濑君。

非常可耻的,作为应对,在剩下的假期中,他以广告拍摄为名旷了更多训练。

面对笠松幸男,黄濑凉太直接怂回一只普普通通的一年级白痴。

 

时间从不顾及少年心事,开学后,海常高中男子篮球队很快迎来第三场练习赛。

笠松受命去一年级通知黄濑,结果黄濑没找到,被他邻班的一年级学弟揪住了。

“笠松前辈是篮球队队长吧?”小孩儿不高,顶了天175cm,看着笠松的眼睛kirakira的,“我也想打篮球,所以想问前辈一些事,不知道可不可以?”

听到有人说对篮球感兴趣笠松很开心,自然而然就停下脚步和他聊起来:“你以前打过球吗?”

“没怎么打过,因为觉得自己个子不够高……”小孩儿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往下说,“但是有一次我看到前辈的比赛,也不是两米的巨人却在球场上那么厉害,‘那我是不是努力一下也可以呢’,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被学弟一脸真诚地戳到身高痛脚,笠松努力克制了一下脑门的十字。

关东地区的高中生里,确实有不少180cm以下的男孩子是因为笠松的关系走上球场的,虽然说不上顶尖或者一流,在球场上也不是压制型的强大选手,但是他的成功却为很多没有身高优势的篮球爱好者指出了新的方向。

“那么,”笠松略微一歪头,“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建议吗?”

“啊!我我我,我想加入篮球部,不知道可不可以,还还有,前辈,不知道从高一开始打篮球还来不来得及?”

“当然来得及了!”笠松不假思索地先回答起第二个问题,“你才15岁,就算50岁又怎样,喜欢篮球就去打,有什么来不来得及的。”然后顿了一下,话头一转,“至于篮球部嘛……”

一年级有点紧张,下意识站直了:“前辈?”

笠松说:“我们的篮球队虽然也是学生社团,实际上并不是普通兴趣社,因为一直要打比赛的关系,训练很严格、量也大,所以我不建议你直接递入部申请。”

“那我应该做什么?”

笠松笑了,他很欣赏一年级的反应,没有退缩或者陷入茫然,而是询问自己可以做什么,是相当具备执行力的思考方式。

因为心里认可的关系,笠松多说了几句:“你看了不少比赛吧?体育课或者下课先去球场自己打一段时间,如果确实觉得有兴趣的话,就来看看篮球队的训练,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

冒昧搭话却得到学长相当具体的建议,一年级喜出望外。

“是!!我知道了!!谢谢笠松前辈!!那我先回去了,前辈回见!”一通嚷完,小孩儿蹬蹬蹬跑回了教室。

笠松看着学弟的背影,心里涌起一些期待。

日常生活中,“喜欢”或“有兴趣”是很容易触发的情绪,但是能不能行动起来、会坚持多久、一旦遇到打击会不会立刻放弃,这些才是检验“喜欢”的根本问题。

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在球场见到这个小孩儿呢?

队长大人这么想着就准备回教室,结果一转身竟然看到了黄濑。

咦?

有一段时间没见,笠松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应该说这里这只一年级浑身上下都怪怪的。

怪怪的黄濑凉太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看上去蔫蔫地和他打招呼:“笠松前辈。”

“黄濑,你原来在学校啊,我找你有事,”快上课了,笠松不打算废话,“这周六下午有练习赛,在学校体育馆打,你记得来。”

他说完想走,就听到黄濑说:“前辈,周六啊?我有工作诶。”

笠松愣了一下。

“比赛也打算开始旷了是吗?”

“如果可以翘掉拍摄的话,我会来的。”黄濑说着讨打的话,声音听上去却还是蔫蔫的,“毕竟我不上场也不太好呢。”

话音刚落上课铃就响了,这次笠松没理他,直接迈开步子离开了高一的楼层。

 

虽然翘了训练还打算翘比赛,怂包黄濑内心还是想打篮球的,只是一想到直面队长大人就有点怕。

老实说还有点委屈。

怎么办呢?

机智的小凉决定等到篮球队训练结束再偷溜进体育馆打一会儿。

这时候距离放学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学校里几乎没什么人了,但是黄濑一踏进体育馆的走廊就听到篮球场有人练球,不过都等了那么久,他并不打算回去,想着只要不是笠松就没什么,结果走到门口往里一看,好吧,在篮球手中十分娇小的个子,黑色的短发,黑色的护腿,场上那个正在训练定点投篮的不是笠松幸男还能有谁?

黄濑下意识想走来着,可笠松幸男敏感的像一只身经百战的猫,黄濑刚刚停下脚步,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发现了。

“谁……黄濑?”

拍球的声音和球鞋摩擦地板的回声还在硕大的体育馆里转悠,笠松投完今天最后一球,转身发现来的居然是某只金毛一年级,不得不说也有点惊讶。

他的身后,篮球唰地穿过篮筐,砸在地板上DuangDuangDuang弹了好几下,咕噜噜自己滚远了。

黄濑又蔫蔫地和他打招呼:“前辈。”

“唔。”笠松胡乱应了一声,“要不要one onone?1球胜负。”

黄濑眨眨眼,听到队长大人发出尬球邀请,脑子还没反应过来,雀跃的表情已经漫上帅脸。

这白痴,还是喜欢打球的嘛。

看到一年级的傻样,笠松忍不住笑了笑:“发什么呆,快来啊。”

“是!”黄濑也不客气了,书包随便扔在场边,脱掉西装外套、扯下领带、挽起袖子,直直地朝等待他的笠松幸男走了过去。

一段时间不打球,就算是奇迹世代也是会手生的,笠松却不打算放慢节奏,运球时依然行云流水目不暇接,一轮下来,黄濑很快丢了球,还在防假动作时重心不稳一屁股摔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逊毙了!

一个月里第二次,黄濑凉太又想把自己埋起来。

笠松居高临下看着他问:“锈掉了?”

黄濑扁扁嘴,眼睛酸酸的,不想说话。

可惜队长大人不打算放过他:“黄濑,说话!”

笠松这声吼的很响,回声在体育馆里来回撞了四五轮才消停,黄濑被他一凶也憋不住了,大声喊回去:“反正前辈也讨厌我,球队也不需要我,我不出现不是省事吗!”

如愿遭到队长久违的飞踹。

黄濑却想着“前辈踹我是不是消气了”而高兴起来,结果乐极生悲,一用力发现脚踝疼的不行,没忍住就喊出了声。

“好痛……!!”

笠松愣了一下,皱起眉蹲下去问他怎么了。

黄濑看着队长大人,捂住脚踝,可怜巴巴地说:“……好像刚刚崴到了……”

又如愿获得队长久违的爱的抽头。

笠松虽然生气这只惹祸精一出现就没好事,却无法抑制地陷入自责,完全没心情对付一年级的撒娇卖萌,刚刚没让黄濑热身就来打球,如果这家伙真的崴到脚,完全是自己的责任。

“忍着点,我先帮你看一下。”笠松托起黄濑喊疼的左脚帮他脱掉鞋袜,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红肿,又开始围绕脚踝四处按压,不时抬头问一声,“疼吗?”

黄濑傻兮兮地看着,想把脚抽回来,又莫名有点舍不得。

笠松幸男那个认真的眼神和柔和的语气在过去两个月里他看到过很多次,对着不同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有点像小孩儿面对长辈的情绪,黄濑暗地里其实挺希望这个眼神有一天会落在自己身上。

虽然现在这个好像不太一样,但他已经很满足了。

至于自己现在的眼神,他八成也见过很多次。

一定是Kirakira的。

这个高中三年级的控卫拥有安抚人心的奇异能力,不同于赤司征十郎直接吓死你的强行心理镇压,是普通意义上的平静,就好像他明明已经看到你挥舞的爪子,还是会稳稳向你伸出手,并且让你相信就算挠了他也不会真生气,于是炸开的毛就服帖地回到身上。

“前辈……”

“嗯?”

“对不起……”

闹了一个月小脾气,黄濑终于完整说出这句话。

“别讨厌我啊……”他又说,“我真的不是那种很讨厌的人……”

笠松确认过黄濑的脚没有大碍,转而帮他轻轻按揉伤处,刚刚运动过整个人还冒着热气,手心尤其暖,加上柔和又不失存在感的力度,舒服得黄濑有点飘飘然。

“可能有一点点讨人厌……”黄濑的声音越来越弱,“但本质上还是好人,相信我啊,前辈……”

就这样,人气少年黄濑凉太稀里糊涂给自己发了一张好人卡。

“白痴。”笠松骂他,“不要产生奇怪的误解了。”

黄濑眨眨眼:“啊?”

“你要是在我身边受了伤,教练会杀了我的。”笠松说的很直接,“并不是因为我是你以为的那种滥好人。”过了会儿又补了一句,“而且也不值得相信或者依靠。”

 

tbc



评论(3)
热度(14)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