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黄笠、板车、一点点木日】人设歧视 (小甜饼 一发完


黄濑和笠松难得周末一起去东京买东西,就在路上偶遇绿间和高尾,秀德的一年级搭档果然和传闻一样形影不离。

黄绿两只走在人群里太显眼了,远远就看到了对方,绿间真太郎第一反应调头想走,黄濑却“小绿间”“小绿间”地叫着开开心心冲了上去。

“别过来!”绿间一脸嫌弃,“笨蛋会传染的。”

“过分!小绿间才是笨蛋!”

奇迹时代的小前锋和得分后卫一见面就开始傻兮兮地拌嘴,剩下两个控卫互相打招呼顺便吐槽自家笨蛋。

高尾特别喜欢笠松,说不到两句话就亲亲热热勾住对手学校的队长,出于各种原因,笠松居然也没把人踢开。

边上的黄濑瞄到了,心里爆出一声巨大的:啊咧咧咧咧咧咧咧????

为什么啊!笠松前辈为什么不踹他!!!!

可是黄濑同学,笠松前辈为什么要踹他呢?

高尾嘻嘻哈哈地拉着笠松问:“笠松前辈,你们也来约会吗?”

给了笠松踹他的理由。

笠松:“不是!”

黄濑:“是啊!”

高尾一脸我懂得,噗嗤一声笑喷了。

 

绿间和高尾的人设很稳,今天也是来找幸运物的,黄濑和笠松反正不赶时间,就跟着一起逛。

四个高个走在路上,两个小高个凑在一起,大高个就被挤去了后面。

“嘛,今天找了好久!”高尾嘴上抱怨,听上去却十足的乐在其中,“找到了也只管一天,结果光找就用了半天,真是的!”

笠松在心里啧啧称奇:“这个幸运物你们每天都现找?”

“是啊!不过也会有重复的。”高尾这下有点真无奈,“但是这种时候小真也还是会出来找更大的,说是效果更好。”

托各路八卦小报的福,笠松对绿间真太郎有所耳闻,说到这个ADC,哦不,三分射手,绷带手指、幸运物和nanodayo之类的怪癖几乎要掩盖掉全域三分的超级特技。

尤其对海常的人来说。

全域三分?笠松不无得意地想,我家王牌已经拿下了。

说话间又看到一家礼品店,高尾兴奋地拉着笠松冲进去,进门瞬间启动鹰之眼,很快就对身后跟进来的人大喊:“哇哇哇!小真!这里有这里有!”

高尾拉着绿间走进店铺深处,留下黄濑和笠松站在门口。

黄濑好像不太高兴,鼓着腮帮子闹脾气。

他们家前辈瞄他一眼,心里一百个不想搭理,却还是大人有大量地逗他:“谁惹你了?”

黄濑理直气壮:“前辈你啊!”

“过去半小时我根本没和你说过话吧?”笠松好整以暇,“能怎么你?”

小凉超气的:“就是因为这个啊!”

看着他那张气成河豚的脸笠松忍笑忍得好辛苦,只好冷漠地“哦”了一声。

黄濑发现生气没用,只好开始哭唧唧:“难得的约会,前辈都不理我!”

笠松刚想反驳“谁在跟你约会啊!”,就看到一群女孩子推门进来,本来站在门边的笠松被吓了一跳,下意识躲到黄濑身后。

然后姑娘们一进门就对上了黄濑凉太的帅脸,空气中瞬间飘满不知所措的粉红泡泡。

几个女孩子红着脸交流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凑上来问:“你是黄濑君?”

黄濑君还没来得及享受学长缩在自己身后的喜悦就被迫秒切商业模式,笑得一脸春风化雨,荷尔蒙不要钱似的漫天撒。

撒得笠松想踹人。

正好高尾和绿间结完账出来,笠松的注意力瞬间被绿间手里托着的果体围裙鱼人吸引过去,不禁问自己:奇迹世代有正常人吗?

“噗,”高尾看到黄濑和一脸不爽的笠松又笑喷了,“笠松前辈,黄濑那家伙当着你的面还这么浪?”

这话说的有点奇怪啊,高尾同学。

但是你说的没错,这小子就是这么浪到欠揍。

高尾仿佛听到了笠松的腹诽,拍拍他的肩:“笠松桑,你辛苦了。”

然而笠松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幸运物买好了?是要回去了吗?”

高尾:“是啊。”

绿间:“没有。”

笠松:????

绿间推了推眼镜,重复了一遍:“没有买好。”

“那这个鱼人……”

“……总之就是没有买好。”

“小真!”高尾突然说,“我没关系的啊!”

笠松秒懂,虽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绿间依然驳回:“不行。”还直接喊了边上仍在应付女孩子的金毛,“黄濑,有完没完,走了。”

高尾都有点不高兴了:“小真~~别买啦!难得碰到笠松前辈,大家一起吃个饭就回去吧?”

眼睁睁看着秀德的一年级搭档快要吵起来,笠松突然很想知道今天的晨间占卜有没有警告狮子座不要出门,如果说了的话他决定接下去每天准备幸运物。

……才怪。

顶多稍微相信一点吧。

 

等到黄濑终于舍得打发走女孩子们,绿间和高尾还没达成一致,或者说高尾还没有妥协,为了不影响其他客人,四个人移到店外没什么人的地方继续。

黄濑蹭到笠松身边拉拉他的衣角,暗搓搓地问:“前辈,小绿间他们怎么了?”

笠松拍掉金毛的爪子:“绿间要帮高尾买幸运物,高尾不想买。”

黄濑眨眨眼,又拽住笠松衣角:“是不是搞错啦?小绿间会帮别人找幸运物?”

笠松又拍掉他的爪子:“非常遗憾我应该没有搞错。”

这时只听绿间拔高声音说:“天蝎座今天是第十二名!必须找幸运物!”

黄濑和笠松齐齐看过去,视线还没定焦,就看到一只野猫不知道从哪窜出来,明明是自己掉在高尾身上,却像遭到威胁一样一通乱蹬,眼看露着指甲的后爪就要挠上高尾的脸,绿间突然伸手一薅,跟断球似的把猫扇走了。

猫反应挺快,凌空翻了个跟头,一落地就窜没了影。

绿间脸色都变了,绿眼睛扫着高尾上上下下看:“你看吧!”

高尾也心虚,嘴里乱七八糟答应着“我错了我错了”,拉过绿间刚刚挡猫的手也开始检查。

笠松突然觉得眼睛疼,并且想去买墨镜。

黄濑在边上又是一脸不高兴:“为什么他们两个感情那么好啊!”

笠松冷冷地问:“羡慕?”

黄濑犹豫了一下,还是“嗯”了一声。

听的笠松想打人。

 

多亏猫横插一脚,绿间和高尾终于达成一致,继续寻找天蝎座今天的幸运物,眼看到了饭点,就决定先一起吃个饭,下午再各逛各的。

周末的东京人太多了,转到饥肠辘辘才找到一家还有座的饭馆,四个人在最后的空位一坐下就飞快点完单,笠松打过招呼一个人起身去了洗手间。

队长一走,黄濑就问秀德的两个人:“你们在交往?”

绿间俊脸一红,高尾看他一眼,不知道能不能说,最后还是绿间点了点头。

黄濑立刻露出一脸羡慕。

高尾觉得好笑:“你干嘛这种表情,你和笠松前辈不也是?”

“我们没有啊!”黄濑很忧伤,“前辈一直拒绝我。”

绿间拿出一包纸巾开始擦他和高尾的餐具,头都不抬地问:“你是不是很困扰?”

黄濑拼命点头。

绿间也点点头:“笠松前辈答应你才有鬼了。”

于是笠松前辈一回来就看到他们家笨蛋王牌一脸泫然欲泣,伸手在他脑门糊了一巴掌才坐下来问:“在聊什么?”

高尾笑得见牙不见眼,一看就是见到好戏了:“黄濑问了我们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哦?这小子还能严肃?”

黄濑不开心:“前辈!过分!”

笠松非常难以捕捉地笑了笑,抬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他又要揍黄濑,结果只是揉了揉他的黄毛。

高尾不知所谓地叹了一口气,在心里想,笠松前辈果然辛苦呢。

 

推拉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门廊上的风铃叮叮咚咚一阵响,又进来两个顶天立地的大高个,赫然是诚凛二年级的木吉铁平和日向顺平。

店家在门口给两个人道歉,大概是说没座了,黄濑立刻伸长胳膊开始招手,嘴里还喊着:“这边这边!一起!”

日向和绿间两只眼镜的内心是拒绝的,可是能怎么办呢?

高尾帮忙拖凳子,木吉直接拽着日向就进来了。

挺好,菜还没上,桌上多了一只得分后卫、半只控卫和半只中锋。

看来今天是控卫组的胜利。

等所有人坐妥,黄濑开口第一句就是:“小黑子呢?”

笠松脑门一个十字,高尾喷笑,绿间冷哼一声。

“黑子去火神家帮他补国文了。”木吉笑眯眯地回答,黄濑没有注意别人的反应。

“小黑子果然厉害!”一提起黑子哲也,黄濑的眼睛就开始kirakira,“他们中午要出来吃饭吗?可以喊他们一起啊。”

“不用。”日向说,“火神会做饭。”

短短一句话,槽点倒是够爆炸的。

其余人同时发出:啊咧咧咧咧咧咧????并且脑补身高接近两米的分叉眉暴躁大汗围着粉色小熊围裙煮咖喱饭的情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是很期待今天的午餐了。

木吉顶着一脸“五星推荐哟”的表情在边上补了一句:“而且味道很不错!”

这……

如果以后在赛场上看到火神大我就联想起小熊围裙以至走神失球,能判那只分叉眉老虎技术犯规吗?

日向斜了一脸荡漾的木吉一眼:“没想到铁心喜欢会做饭的男生。”

“别叫我铁心!”

木吉君,重点不在这里吧?

“铁心铁心铁心!”

“说了别叫我铁心!”

“铁心!”

众人:……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以为火神和黑子是诚凛最要好的两只原来是大家都错了。

高尾忍不住在边上“噗哈哈哈哈”地笑,见木吉和日向都看过来,又连忙摆着手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原来诚凛的两位学长感情这么好啊~”

木吉:“是啊!”

日向:“没有!我最讨厌这个人了!”

众人:……

眼看二人世界莫名其妙变聚餐,绿间脸色越来越冷,明显是要暴走,高尾不着痕迹地靠着他,台面上一直在开开心心地和诚凛二年级聊天,从笠松和黄濑的角度却可以看到他的手悄悄在桌子下向身边探去,大概是拉住了绿间的手。

台面上有两个人明撕暗秀,台面下有两个人暗搓搓地牵小手。

笠松无奈地喝着茶,悄悄感慨:大家的运气真的都很好。

不管是绿间高尾还是日向木吉,从不同的地方怀着同样的梦想走到一起,然后能在这么好的年纪和喜欢的人一起做喜欢的事。

黄濑总是羡慕别人能亲昵温柔地相处,笠松向往的却是这份坦诚相待。

倒不是说他不信任自家王牌,在球场上,别说信任,说黄濑是他的信仰都不过分,只要这个金灿灿的家伙在,他就相信海常能赢,哪怕不是此刻。

但是生活中就不同了。

“……前辈?”黄濑喊他,“前辈,在发呆吗?拉面来咯。”

等笠松回神,就看到黄濑已经帮他接过店家送来的面,还十分自然地挑起面汤里的胡萝卜丝。

“笠松前辈,”木吉天然地给出养生建议,“胡萝卜很有营养,挑食可不好哦。”

 

一顿饭吃的一言难尽。

出了饭馆,笠松黄濑和另外四个人告别以后继续逛自己的,黄濑明显话少了很多,笠松也一直在想心事。

他们今天其实是来给黄濑买生日礼物的,笠松本来就抗拒,早上看到秀德两只就顺水推舟跟着他们一起瞎逛了。

为什么抗拒?

笠松幸男自己也说不上来。

买礼物这种事,买的人花了多少心思,收的人怀了多少期待,上上下下都差太多,关键这两者之间如果不成正比,反而更会弄巧成拙。

所以男孩子之间买什么礼物呢?一起吃顿饭就好了啊。

黄濑不肯,他坚持这是他们俩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所以一定要好好准备礼物。

可是都出来逛了,问他喜欢什么也不说,又不肯放笠松自己买,好像如果不在边上看着的话,笠松就绝不会把他的生日当回事一样。

 

……啊。

 

两个人逛了一个多小时,笠松心不定,再次提出今天先回去,下次自己一个人来,理由也很充分,礼物什么的要惊喜才有意义不是吗?

黄濑果然不肯,一脸委屈巴巴:“那前辈你肯定会随便找个什么东西打发我了!”

结果笠松就真的不高兴了。

他把黄濑拉到边上一条没什么人的小路上,抱着胳膊瞪他:“黄濑凉太,我们认识到现在快一年,我什么时候打发过你?”

顶多就是打过你,而且从来没有真用力!

好吧,从来没有真的用太大力!

黄濑看到笠松生气还是怯的,但是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可那都是和篮球有关系的事上!”

笠松幸男愣了一下。

主将大人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搞错了什么事。

奇迹的世代啊,模特啊,大众情人什么的,让黄濑一直和“普通人”不一样,可是有什么不一样呢?

就好像他在拥有了那一切以后,相应的也失去了让别人相信他真心的能力。

总是下意识觉得这小子kirakira的不靠谱,难道过分的其实是自己吗?

笠松成功地把自己绕了进去。

 

过了老半天,笠松幸男犹犹豫豫地开口:“黄濑,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清楚吧。”顿了一下,“不是因为你是奇迹世代,也不是因为想要靠你赢才哄着你。”

只是因为你是黄濑凉太。

我、家、的王牌。

白痴。

笠松伸手摸了摸黄濑的金毛,红着脸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黄濑等他手掌摊开一看,发现是活动室储物柜的钥匙。

“这是我那个柜子的钥匙,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当生日礼物。”

五分钟前黄濑的脑子开始堵塞,到现在彻底当机。

笠松的脸越来越红:“当然不只是个破储物柜!还有我分析比赛和队员的笔记之类的,都在里面。”

金毛依旧一脸傻,笠松的声音越来越轻:“其实不能算礼物,因为本来也是给你的。”

又过一会儿,“礼物的话果然还是另外准备吧。”

 

黄濑凉太终于重启成功,叫着“前辈我最喜欢你了!!!”扑了上去。

非但没有被踢飞,还得到一句“我也是”。

 

黄濑突然很想知道晨间占卜有没有说双子座今天应该带喜欢的人出去约会,如果这么说了的话他决定以后每天准备幸运物。

……才怪咧!

都有前辈了还要什么幸运物?

End 20170908



评论(6)
热度(116)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