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昊健】随便的世界 end (HE《turbo》三部曲后续)


 

1

小刘同学接到经纪人电话的时候正抱着他小董师兄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两个风头正劲的少年明星,非常难得的闲散时光,在家里看电视。

怎么说呢,也不是他们对待休假的态度很随便,只是两个人一起行动的话,选择确实不多,好不容易可以一起待着,分头行动又不甘心,最后就郑重决定在家看电视了。

是的,在家看电视,是一个经过严肃探讨后顾全大局的最优决定。

说回到经纪人的电话。

“我发了一个短篇小说到你邮箱,尽快看完。”

非常简短的命令,说完就挂了。

因为贴的很近,两个人都听到了通知,切断通话以后,假期无疾而终的噩耗让小刘同学和他师兄面面相觑。

师兄抬胳膊戳了师弟一肘子,“看剧本去!”一个更简短的命令,说完自己往里一翻,顺势把高一点的家伙踹下沙发。

小刘一屁股怼到地上,就很气,委屈巴巴地伸长手臂去捏他师兄白白嫩嫩的脸:“你陪我一起看!”

师兄踹他:“看上了抢你角色!”

“来抢啊~”显然师弟对威胁毫不在意,上上下下打量他师兄,“我们俩怎么看都撞不上角色吧。”

挺正常的一句话,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上去怪怪的。

怎么个怪法呢?

就是很想踢他。

于是小董确实也就踢了。


2

小说不长,虽然分了三部,但是拢共两三万字,两个人凑在一起很快看完了,故事背景在不太远的未来,不过时间跨度很大,简而言之就是一对同性恋人沧海桑田仍然相爱的悲伤故事。

看到文档最后一行作者打下的完成时间,两个半大少年都沉默了。

还是大场面见得更多的师兄先开口:“这本儿真拍出来也放不了,顶多只能去国外拿拿奖。”

师弟虽然不满意气氛被破坏,又觉得师兄说的有道理,所以还是认真点了点头。

不过他不打算把这件事放过去。

“小董,”他喊他师兄,“你相信吗?有这种感情?”

他师兄摸摸自己光溜溜的下巴,没有说话。


3

工作很忙,忙到经常会问自己,这个见鬼的行业,难道一定要所有人超负荷工作才能运转吗?难道正常8小时工作就没有可能完成吗?

答案好像是一定和没有。

既然存在即使拿着最低工资也需要风吹日晒起早摸黑的工作,遑论想要升职加薪登上人生巅峰的初阶野心家们。

如果想要赚更多的钱,要么身体更累,要么心更累,无外如是,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发生着付出却没有收获的惨案,却决不会有不劳而获的好事。

小刘还不到20,小董20刚出头,两个人加起来都没过半百,却因为过大的工作压力和强度常常思考人生,想太多的程度可能超过不少凭一己之力过了半百的人。

一不小心又是半年没见。

这俩都是少年得志,又生的漂亮,却不是时下流行的流量小生,和老一辈艺术家们相比,能力还差得远,工作态度却可以尽量比肩。

拍戏的话,常常一进组就是两个季节,有时待在影视城里,某种程度上像进了山寨的桃花源,等待上几个月习惯了里面的街景,再出来时都有点无论魏晋的意思。

演员这种职业,有点像溺水,水下是剧本里不同的时空和故事,水上的空气是现实生活,连轴转的话,就像在水里沉沉浮浮,拍戏时沉浸在别人的故事里,偶尔休息才能探上来吸一口新鲜空气。

但是待在水里久了是会缺氧的,恍恍惚惚,甚至模糊了水平线。

小刘最近的状态更甚,除了手头的工作、自己的生活,还多想了一件事,那个和师兄一起看的很短的故事。

那天以后这件事就没了下文,同性恋题材在国内至今很敏感,至于那些顶风拍出来的片子,拿捏不好就变成哗众取宠,里外不是人,上乘剧本本来就少见,即使有,经纪公司也会慎之又慎。

比起演一个同性恋,站在公司运营的角度上,让他接用脚写剧本的偶像剧可能后果还可控一些。

坏个有节操的青年演员的人设而已,大家忘性大,很快就没人在意了。

反正这个世界很随便。

但是对小刘来说肯定是正相反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想起故事里的两个人,然后就忍不住问自己:如果遇到同样的情况你会怎么做?

他说不上来。

他喜欢师兄,但是还没想过一辈子,也不怎么敢想,眼下太忙,未来又太远。

谈恋爱有点像对赌,双赢出现的可能微乎其微,何况对赌所谓的双赢,本质上和双输也没什么区别。

天平一旦倾斜结果却是无解的。

不是小时候和伙伴一起玩跷跷板掉下来那么简单,大概会下地狱吧。

眼下小刘正在演一个无论如何都谈不上恋爱的纯种单身狗,剧本前面印了一段话——

世界上有60亿人,找不到另一半太正常了。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在快乐地相爱?

还不是因为这是一个随便的世界。


4

结果过了一年,本子真写出来了,电影相应提上议程,小刘和他师兄在试戏的地方久违的相遇。

那会儿俩人已经处于半分手状态。

没什么特别激情的桥段,就是,挺难的,大概就算了。

试镜导演很满意,当即敲定让这对中戏师兄弟出演故事里的小学老师和科学家。

小刘不知道公司怎么想的,不过比起这个,他更想知道他师兄怎么想的。

说半分手,就是因为没正式提,但是不常联系不常见面,可不是事实分手吗?

一年里他师兄影帝都拿过了,眼下正筹备自己的导演处女座,风生水起,意气风发,小刘比起以往任何一刻都更深地觉得自己是从跷跷板上掉下来了。

而且掉了很久也没停。

好像跷跷板建在悬崖边上,崖下不见底。

“师兄,”出门的时候小刘把他师兄拉到没人的角落里,弱弱地问他,“有空不?”

结果他师兄一巴掌呼上来:“你他妈多久没联系我了?现在摆出这张脸问我有没有空是作死还是作死还是作死?”


5

那个叫什么来着?猜疑链?

我大概知道我喜不喜欢你,但是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更不知道你知不不知道我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有点绕,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憋死一条壮汉。

只要人人都讲出一句真心话,这个世界将会少去多少bad ending。


6

两个人又窝在沙发里一起看剧本了。

有点难以想象,距离上次这么腻着居然已经过去一年多。

小时候脑子都没长好,却长性,大概是被小学5年初中4年高中3年大学4年这些时间段框住了,交朋友动辄也是好几年,做什么事都能持续很久,反而是工作以后,一件事只要坚持上几个月就会被身边人说:哇,你真的好有决心诶。

有点好笑,不过越往后时间过得越快也是真实的错觉。

人生苦短。

小说改成剧本也没多长,估摸是个稀里糊涂的文艺实验片之类,小刘和小董两个人凑在一起很快就看完了。

半晌,“我觉得,”小刘他师兄突然开口,“这片子要真拍出来,我们俩可能得被迫出柜。”

小刘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一阵爆笑。

小董思考了一会儿是揍他一顿还是跟着一起笑,最后选择了噗嗤笑出声。

好吧,也不能说选择,毕竟笑这种事真不可控,哪怕再优秀的演员也还是有本心的。

等笑停下来,贴心的师兄给他师弟补上一拐子:“笑个屁啊,你这是为了掩饰尴尬还是别的什么鬼?”

他师弟在师兄后脖子上咬了一口,一边磨牙一边说:“没什么鬼啊,我觉得ok,想想还挺开心的。”

“那……”小董反手给了叼着自己的家伙一巴掌,“我觉得不行?”

“必须行!”

师兄大人有大量:“好好好。”

师弟不买账:“小董你敷衍我!”

“我没有,指控要有证据。”

啧,说好的大人呢?话说到这份上简直是胡搅蛮缠。

师弟想了会儿没想出怼回去的办法,只好金石掷地一般重重哼了一声。


7

等到戏正式开拍又换了季节,师兄弟大包小包一起进组。

有一段戏要看极光,大冬天的整组人飞进北极圈,导演意思最好能拍到实景极光,实在不行才后期特效补。

这样的坚持并非出于职业素养之类高尚的情操,只是整组人都想看极光罢了。

大家都忙,大老远的,一起来一趟不容易。

戏没几场,两天就拍完了,倒是等极光等了好久,结果居然和故事里写的一样,等到大家都不抱希望的时候,极光翩翩然出现了。

 

蓝绿色的明亮光带照亮了夜空,旋转着变幻成不同的样子,分开又聚合,聚合又分开。

 

整组人都疯了,不止他们,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追光人。

大大小小的长枪短炮加上无数发光的手机屏合在一起,把极圈里的深夜大地映成了另一条星河。

小刘同学和他小董师兄站在一起,仰着头伸长脖子张着嘴傻兮兮地看着天空中上帝的特效,心里莫名生出敬畏。

在造物面前,人类实在很渺小。

还有那些星光,来自于他们出生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的遥远星球,至于此时此刻发出的光芒,却要等到他们死去很久以后才有人能看到。

小刘心里一动,突然说:“跨越时间什么的其实也没那么玄乎。”

他师兄没说话,就瞟他一眼。

师弟也不说话,苍老而疲惫的光芒下,20岁不到的毛头小子偷偷拉住了他刚20出头的师兄的手。

其实两个戴着肥厚手套的熊掌都说不上拉,顶多贴在一起,这地方的夜又冷到钻心,少年人的手心却热到冒汗。

也不是说一定要一人守在时间一头才算沧海桑田,更不只有悲伤的故事才隽永。

能在一起享受同一个时间,迎接同一道来自数百甚至数万年前的光,不是更好?

可能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或者我不喜欢你了,感情的枯竭是没有办法的事,相信谁都不会掐着对方作无畏的挽留,但是此刻的我可以保证,不爱了,会是唯一让我们分开的原因。

这个世界一天比一天变得更加刻薄和随便,但是我可以选择和它背道而驰。


8

小董师兄一语成谶,片子拍完果然进不了院线,而且也没在国外拿奖,但是因为他们俩合作出演同性恋人的关系,在粉丝和影迷中掀起了一股暗搓搓的热潮。

小刘偷偷买了一对戒指,特别素特别不容易让人落口实就算被发现也特别容易胡扯搪塞过去的款。

他师兄挺开心的戴上了,结果买戒指的人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一通爆笑。

笑完还说:“小董你手好肉!”

遭到一顿非常合理的暴打。

小董气疯了,摘下戒指就要扔。

小刘赶忙扑上去拦他:“别别别!”

小董用一双肉手扯他师弟的帅脸:“你是不是想死!”

“呜呜呜我戳了师轰。”

一通闹完,他师兄也没让他戴戒指,随手把剩下一枚指环的盒子扔在一边。

“诶诶诶??”小刘傻了,“怎么不给我戴啊啊啊啊???”

结果他师兄一脸正经地答非所问:“你怕不?”

小刘突然想起半分手的一年,很多事想问不敢问,每天累到以为自己分分钟会猝死登上社会新闻,心里压着的石头又比身体累上一百倍。

其实发个微信就好的事,半夜三点又怎样,收信的人不是一定要立刻查看,第二天再回复又怎样?即使有时差的对话也是对话。

却就是怕,怕沟壑越来越大,怕沟壑是人为所致,怕自己逾越,怕自己打扰,怕自己自作多情。

怕自己太不随便。

怕。

怎么不怕?怕的事太多,像陷进泥潭。

可最怕的是真的分开。

“我那个时候想过,”小刘说,“其实分开也没什么,说不定有哪个平行世界里的我们俩就幸福地永远生活在一起。”

“然后?”

“然后我每次想到那个剧本,又会想,也许在哪个平行时空,我们像他们一样,明明都在一起了,却不得不分开,最后守着很短的在一起的回忆悲伤的活着。”

小刘同学把自己说感动了,摸了摸鼻子,探身把被扔开的戒指盒拿回来,拿出指环自己戴上。

如果我们现在能在一起,就要尽量在一起。

不管什么别的平行时空,也不管过去或是未来。

就是现在。

无数个现在,会变成过去,也会组成未来。


9

三十岁的时候,小刘和他师兄还在一起。

他师兄问他:“你怎么还没厌啊?”

小刘不甘示弱:“小董你不也是吗?”

他们俩被这个随便的世界认可了。

或者说,默认?

可能正是因为太随便,反而包容了每一个格格不入、背道而驰的灵魂。

挺好的。

 

End 170906



我一直觉得有点对不起昊健。。。因为一个天天写甜饼的人偏偏给这俩写了个作孽巴拉的故事。

但是有一句说一句,那三篇是我到目前最满意的。很完整,而且我觉得蛮深沉(哈哈哈哈哈这个装逼的用词),像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姨写出来的东西。



其实爬墙也有段时间了,最近看文被虐到,深深体会稍有文笔的人写刀是什么后果,于是回想起来觉得自己那三篇可能是蛮伤的。。。就写了这篇。

其实这篇我写完完美的人就有梗了,但是那时候不想破坏那个故事的完整性,现在觉得也没什么,只想让他们好好的,就还是写了出来。

希望是个好一些的结局吧。。。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隔了很久的墙头,写起来却特别顺畅,比我最近萌的还要顺的多,还真是奇怪。。。。

评论(7)
热度(25)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