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凤宍】猫老大 tbc

宍户亮是一只漂亮矫健的黑色长毛猫,作为冰帝小区猫群的骨干,今天轮到他当值巡逻。

冰帝小区是富人住宅区,闹中取静,躲在市中心的一大片树林里,小区里的人类治安没话说,动物间也相处和谐,很少有小流浪出没,少数几只天天被高端百家饭喂到撑,没错,宍户亮就是其中一只。

啧!今天也很闲嘛。

一圈很快就巡视完了,这么想着,宍户一边打哈欠一边张开爪子撅屁股伸了个懒腰,屁股还没收回来,就听到一墙之隔的小区外传来猫猫狗狗吵架的声音。

嘛,确切说是有只狗在呜呜呜地哭,猫好像只是在叽里咕噜说什么,不过既然狗哭了,总是被欺负了吧?

狗什么的最麻烦了!

出了小区就不是他们辖区了,管不管?

宍户又听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不放心,伸爪子刷刷刷清掉一些灌木树叶,猫着腰从灌木和外墙栏杆的空隙间咻地穿了过去。

肉垫pia叽落在小区外的水泥地上,宍户刚想喊话,就发现原来是熟猫。

两只短毛猫围着一只白色的小奶狗,酒红色的是神尾,正围着狗子飞快跑圈,一边跑一边喊“跟上节奏”“跟上节奏”“跟上节奏一起玩”,藏青色的那只是伊武,安安静静蹲在边上碎碎念:“你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一只狗吗?有主人吗?是走失的吗?那就很麻烦了,怎么才能帮你找到主人呢……你一只小狗在外面晃很危险啊…………”

宍户:……

你们是不是傻?真是白瞎了好猫的猫设,没看到那只狗子快吓尿了吗?

这时,眼泪汪汪的小狗看到了突然出现的宍户,一双湿漉漉的狗狗眼瞬间迸出星星,说时迟那时快,像个小白炮弹似的朝黑色长毛猫撞了过去。

卧槽!

眼看炮弹将至,身体却来不及动作,宍户绝望地心想:简直猫生黑点!下次再多管闲事我就跟迹部姓!

然后硬生生被撞得原地转了一圈。

等长毛猫好不容易站定,视野里早就没了狗的影子,只剩下他自己和对面两只猫面面相觑。

伊武和他打招呼:“宍户?”

神尾刚才转过头了,一停下晕的很,站不住,索性倒在伊武边上舔爪子。

“哟!”宍户也打招呼,“你们怎么跑出来了?”

这两只是隔壁不动峰中学养的猫,蝉联校草和吉祥物很多年,人气高的吓猫。

伊武猫脸一红,不自然地甩甩尾巴,叽叽咕咕地说:“放暑假了,饿……”

……哦,寒暑假,校猫猫生中的两道坎。

“要不去我们那儿吃?”宍户也甩甩尾巴,“每天有几十个不同的人类来放吃的,居然谁都没发现谁,现在剩了好多罐头。”

神尾突然就醒了:“罐头!要吃!”

伊武拍拍他的猫脑袋:“有点骨气啊!”

神尾不理他:“跟上罐头!”

然后往宍户那儿跑了几步,脚步顿住了。

宍户也后知后觉地发现了问题,好像有什么在揪他尾巴,一回头,俨然是刚才那只以为他消失了的小白狗,正在认认真真地扑他甩着玩的尾巴。

什么啊!你是猫吗!

神尾眨眨眼:“那只狗是你的?”

宍户朝天一个大白眼,我的?怎么是我的?我一只流浪猫,难道还能养狗不成?

小白狗守了半天发现尾巴不动了,抬起头对着宍户呜呜叫了几声,刚把宍户喊得心烦意乱,小东西看到神尾和伊武都靠近了,吓得又把自己团起来,还自说自话缩到宍户蓬松漂亮的尾巴下面。

……得,捡了只傻狗。

宍户用尾巴在傻狗背上扫了扫,见他真吓的不轻,只好又弯下身舔了舔傻狗的小脑袋,然后一边继续用尾巴安抚傻狗,一边转过身和两只短毛猫打招呼:“你们先去吃吧,还记得路吗?迹部挺烦的,忍着点就是了。”

听了宍户的预警,神尾和伊武不约而同脑补了迹部那张猫脸,再想想罐头的味道,两相衡量之下,默默在心里给自己壮了壮胆。

伊武点点头,一口叼住还想和小狗玩的神尾的脖子,顺着宍户出来的口子钻进了冰帝小区。

眼看两只短毛猫走了,宍户转身正对小白狗:“喂,他们走了哟。”

小白从宍户的尾巴下探出头,顺爪把猫尾巴抱在怀里,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狗狗眼看着宍户:“谢谢你救我!”

“嘛……”宍户忍不住又想翻白眼,“那两只不是坏猫哦。”

小白弱弱地:“可是他们很可怕……”

宍户用尾巴尖搔搔小狗下巴:“你刚才肯定也听到了,我和他们认识,还挺熟的,那我是坏猫吗?”

小白被搔的很舒服,还是立刻梗着脖子喊:“你当然不是!”

宍户循循善诱:“所以?”

“所以……”小白又弱弱地,“他们也不是……”

“bingo!”宍户很满意,“好了,我叫宍户亮,如你所见,是只帅气的公猫,你呢?你有名字吗?”

小白眨眨眼,可怜巴巴地说:“我、我没有名字,我只知道以前的主人姓凤。”

“嗯?你还这么小就以前的主人了,主人呢?”

“我也不知道……”

“嘛,是走丢了吧,你的主人应该会来找你的,别怕,先跟着我好了。”宍户潇洒地一甩头,突然注意到什么,“咦,你的腿怎么这么短?就叫长太郎吧!”


叮,长毛猫宍户亮获得白柯基凤长太郎一只。

 

 

tbc

 

 


评论(14)
热度(31)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