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关注,分分钟弃坑爬墙

【昊健】节目效果 episode1 (扯淡小甜饼

说好的小甜饼来了。

以及我真的不是黑粉。我是纯正的节目黑:)



以下正文


国内首档低龄综艺真人秀《低能少年团》第一集拍摄当天,所有人都很饱。

是这样,先开始还只是若有似无也就罢了,一直到下海捞鱼那一趴结束,某师兄因为放弃任务被惩罚不给饭吃,括弧当然是为了节目效果括弧,结果被他亲师弟活生生一筷子一筷子喂饱了,同时也喂饱了整个节目组。

导演眉头一皱觉得哪里不对,同时不知为何开始思考这一段能不能播,很快他就有了结论,虽然还是不知道哪里不对,但是这一段不能播。

不知道镜头被掐的两个人还在开开心心地“这个吃吗?”“不吃!”“这个呢?”“吃吃吃!”“来张嘴。”“啊~~~~~”,就看到导演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

“二位吃好了吗?我们可以探讨一个问题吗?”

某师兄嚼嚼嚼。

亲师弟夹起一筷子肉往边上送,一边和导演唠嗑:“导演,我们好了,您要吃点吗?”

导演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我已经很饱了。”

虽然不太知道为什么。

号称好了的师弟堂而皇之又是一筷子过去,恭恭敬敬地说:“好的,那您说吧,有什么问题?”

“二位……咳咳,”导演组织了一下脑回路,“好好看过完整策划案吗?”

师弟点点头:“看过啊。”

师兄一边嚼嚼嚼一边跟着点头。

导演因为这段不知所起也不知所终的对话感到有些焦虑,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我觉得可能沟通上有些问题哈,我想给二位再说一下我们的定位。”

师兄弟中戏式乖巧,立刻切换到听戏模式:“好的,您说。”

 

时间退回两个月前。

师弟在组里拍戏,可能是状态不佳的关系,好不容易才过了一条,被导演请回拖车里休息、休息一下。

经纪人看准时间一个电话过来:“看下邮箱。”

师弟打开邮箱,哇,又有好多上新推送哦,这个不错,那个也不错,这个更好,师兄肯定喜欢,买买买。

经纪人:“点开垃圾邮件。”

“好嘞。”师弟点开购物网页。

经纪人:“我给你发了一个综艺节目的企划案。”

师弟点开一个新品:“好嘞收到。”

……等等。

“不对不对,没有啊,”师弟很镇定地等了一会儿,“干嘛让我去垃圾箱找,在外面嘛,真是的。”

经纪人:“别演了,看企划案。”

师弟:……哦。

 

《低能少年团》,国内首档低龄综艺真人秀,以提携0综艺感的年轻艺人为己任,以提高观众朋友抗尬力和忍耐力为目标,最大的卖点就是硬到让人尖叫的插入、哦不,植入广告,哦不,是充满活力的全少年mc阵容。

第一批确定的主mc一个是师弟,还有一个就是师兄。

师弟大致看了看企划案,直接一个电话砸过去,那边厢师兄正在骂偷拍他比狗仔还难看的小助理,一看来电人很快就接了,就是频道还没调过来,听上去凶巴巴的:“喂!怎么啦!”

师弟很懂:“你助理又惹你生气了?”

师兄瞪了准备开溜的助理一眼,恶狠狠地说:“是啊!他偷拍我,把我拍的超级丑!”

当然了,不得不说的是,恶狠狠只是师兄自以为,具体听在师弟耳朵里其实是嗲兮兮。

师弟最喜欢师兄发嗲了,师兄只要一开发嗲的大,师弟基本上就是我爱他一辈子.jpg,无智商、无判断、无底线力挺,这次理所当然也跟着恶狠狠地说:“不急,等我放出来帮你打他!”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杀气,小助理关门的手抖了抖。

房门一关,师弟声音在耳,师兄彻底安心回到战斗力-5的状态。

“师兄,低能的企划案你看了吗?”

“必须看了。”

师弟小心翼翼地:“你去的吧?”

师兄不知从哪里翻出一包薯片开始咔嚓咔嚓:“去啊!干嘛不去!”

“不过说真的,”师弟听到师兄在吃薯片,也起身在拖车上乱晃,试图找点口粮,“我没上过真人秀,有点虚。”

“怕什么!”师兄果然是师兄,整个就是坦荡荡,“核心不就是卖兄弟情吗!我们俩谁跟谁,还怕这?”

 

回到开拍首日。

鱼塘边,餐桌上,导演循循善诱地对师兄弟说:“我们的卖点吧,其实是兄弟情。你看隔壁那个《起开吧》,也打着兄弟的旗号,但是呢?大人就是太复杂,大家一起飙戏,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分不清,就没有那种通透的兄弟的感觉。”

师兄弟懵懵地听着,不时点点头。

“兄弟的感觉,你们懂吧?”导演吞了口唾沫,“就是上厕所的时候可以偷袭弹对方丁丁然后一边嘲笑一边疯狂逃走的那种,铁磁,损友,亲密无间,但是又没那么亲密。那种,你们懂我意思吧?”

师弟耿直地寻找可执行部分:“您是要我们俩弹对方丁丁?”

导演:……别说了画面感太强为何在我的脑补里居然还能看到马赛克……

“不是不是,”导演强行拉回自己的注意力,否则可能要长针眼了,“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二位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也都是非常优秀的演员,你们为了节目效果可能会夸大相处模式,但是呢,我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只要像平常一样,做你们自己,就完、完、全、全足够了!”

而且我也不用剪掉那么多好素材了!

导演一番话毕,师兄弟福至心灵、茅塞顿开、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十分默契地叠声道:“好的,您早说呀,我们知道了!”

演员悟性高,导演很感动。

没等他功成身退走回监控跟前,就眼睁睁看着师兄一屁股坐在师弟的大腿上直接吃了起来。

显然两个人都深刻贯彻了刚才得到的指示,一个做自己,一个坐自己。

 

可以说是非常绝望了。

拍摄现场仿佛响起了《一剪没》的悠扬歌声。


tbc

170625


评论(19)
热度(115)

© 一把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